qq分分彩

翻页   夜间
北京qq分分彩 > 积尘 > 第三章 董大侠演说江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北京qq分分彩] http://laplink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申正了正神色,四周一望,道:“这里不便说话,还请董壮士同我到别处去,在下要以表谢意。”

    董霆也是知晓事情的人,看韩申这样,便知他另有话对自己讲,便道:“大人对小人不必如此客气,素慕大人清名,今日有缘拜见,实在是大幸之事。”韩申吩咐李捕头处理好这里的事情,自和董霆去了。

    李捕头点头,韩申的意思他自能理会,本来这安源府的赌坊都算是可以现存的,韩申知道这方面也有忌讳,平日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今有了这件事,这家赌坊肯定是做不下去了。

    那赌坊老板虽然愤愤不平,但也毫无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自己只是并无官衔,只是家中有些财产,打通不少关系,韩申要惩办他,也是很容易的。

    韩申将董霆带到府上,吩咐人上了茶,韩申客气的站着,道:“请,董老弟请坐。”

    董霆觉得受宠若惊,道:“大人请坐吧,有什么事,但凭吩咐。”

    韩申道:“董老弟,看来你也是细心的人,我也看得不出来,你不是平凡人物。”

    董霆颇觉惊异,这韩申身为知县,果然眼光不是平常人可比,究竟看得出自己的不同之处,便试探问道:“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韩申道:“董老弟你也知道,我对我那孩儿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家祖上都是读书秀才,到我这儿也是一样,不过一到这孩子,就大不一样了。”

    “如何不一样了?”董霆继而笑道:“公子的力气的确比平常人大了许多,一般大人都没这等气力。”

    韩申点头道:“光是这样也就罢了,他不仅不爱读书,不思进取功名,反而喜欢胡作非为,日日同街上的纨绔混混子一起,虽然没有什么违法的勾当,但也是不学无术,游手好闲,我这张老脸,都被他丢尽了,可他终究是我亲生,血肉相连,平常责骂可以,但哪里又忍心真的打他,所以到现在,坐下今日败坏声名的事情,唉……”他捂住心口,痛心疾首,老泪纵横:“想不到我韩家后代竟然不堪到了这等地步,上我也无颜见父母和祖先了。”

    董霆道:“大人不比伤心,我又一法子,或可令少爷回心转意,过不几天便会回来。”

    韩申道:“董老弟行走江湖,定然见过不少世面,我有两件事要问一问,不知可否替为兄解答?”

    董霆心中好笑:“这韩大人看来实在没办法了,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为这样一个孩子与我低声下气,我辈在江湖上走动,行侠仗义不就是扶危济困么?”便道:“在下的确行走江湖四五年,也不算久历,但见闻还是知道一些的。”

    韩申道:“不知董老弟可知道离此不远有个虎威门么?”

    董霆道:“当然知道,这武林中除了三宗五派,下面还有十二个比较闻名的帮派,虎威门便是其中之一。”

    韩申道:“我昨儿听人说起,想要把犬子送到虎威门,学一技之长,他不爱文,便让他去学武,总比日日游手好闲,惹得别人讨嫌要好。”

    董霆道:“没错,是个好主意。”

    韩申问道:“董老弟可否给我说说这武林中这些门派,还有虎威门到底如何?”

    董霆点头道:“自然可以。这武林中最负盛名正道的是三宗五派,三宗乃是天乾宗,以修气为主,天乾宗的弟子个个内力修为惊人……”

    “内力是什么?为兄从未听过。”

    董霆道:“那是学武之人在体内经脉穴道之间修炼而出的一股力量,按照不同的武学心法修习,有了内力流通于经脉之中,便可以发挥出不同凡响的力量,刚才我擒住贵公子不是我比他力气大,而是我修炼了内力,他自然敌不过。”

    “哦,原来如此。”韩申瞪大了眼睛道:“可真是神奇。”

    董霆暗自好笑,这武林之中会武功的人不在少数,韩申一点不知,可见他从来都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

    董霆继续道:“天乾宗掌门是妙道人,是大名鼎鼎的武林名宿,武功臻入化境,少有人敌。就以我来比,几百个我的内力,都还比不上妙道人一根指头。”

    韩申道:“定然是厉害无边啊!”

    董霆道:“天乾宗之后,为地玄宗。”

    韩申道:“天乾地坤,为何这宗派地起头,而用玄来接名?”

    董霆笑道:“大人也读过周易,不过要问我这个缘由,我也不明白,但是这地玄宗虽然排在天乾宗之后,其声名势力一点不下于天乾宗。地玄宗以修习剑法为主,内功心法为辅,其中精妙我也难以用言语形容。”

    “剑法?”

    董霆道:“地玄宗剑法总谱是‘浩外无方’剑法,剑法轻灵,但威力极大,一剑出而万籁寂,若是和他们成为敌人,恐怕还没看到剑影,人头就已经落地了。地玄宗掌门叫做谭笑风,名字听起来挺有意思,但传说是一个从来不笑的人,剑法极为可怕,听说他闭着眼睛一剑出去,可以刺中空中落下的发丝,也可以击碎城门大的石头。”

    韩申听得一愣一愣的,道:“这么厉害!”他无法想象,有人能够用剑把城门大的石头击碎,想必也是刚才所说的内力的厉害之处。

    “三宗最后一个名为‘人佛宗’,大人应该知道这个宗派。”

    韩申道:“我如何能知道?”

    董霆笑道:“这便是少林寺,只不过三宗叫起来方便,所以有人便把少林寺叫做人佛宗。虽然说是最后一个讲,但是少林寺的底蕴比之天乾地玄两宗绝对不差,如今少林寺主持是普善大师,不仅佛法高深,而且武功修为也是深不可测,少林寺弟子遍布天下,所以说,这三宗其实是分不了上下高低的。”

    “原来如此。”韩申笑道:“我也去过少林寺,看来也算踏入过江湖了。”

    董霆笑了笑,继续道:“那五派分别是临安城的燕子门,泰山的震天派,湘水之畔的圣火之舟,天一神水派,岭南霸刀宗。”

    韩申道:“我一个也没听过,这些门派都有何等本事?”

    董霆道:“燕子门轻功冠绝天下,震天派修炼硬功,大人所说的虎威门便是依附着震天派,两者可谓同气连枝。圣火之舟内功能够化用五行之火,借以伤人,十分厉害。天一神水派则是暗器大宗,当然还有四川唐门,只是这些年唐门气数不周,被天一神水派占了不少便宜。霸刀宗都是用刀的,刀法霸道无比,门下出来的个个都死威震一方的强人。”

    韩申摇了摇头,道:“这里面的东西我实在都不明白。”

    董霆道:“大人是朝廷的人,不和这些打交道,自然不知,您想送公子去虎威门,也无不可,虎威门修炼的武功注重天生根基,公子力气大,正好可以去学,再合适不过。”

    韩申道:“不知这其中,可有什么需要忌讳的?董老弟懂得这些,可否为我详细解惑?”

    董霆一听,脸色忽变,道:“大人何必问这么细?闯荡江湖,始终是危险的事情,公子若去了虎威门,自己慢慢会体悟明白,董某三言两语如何能说的清?”

    韩申自觉失言,道:“为兄错了。”

    董霆笑道:“大人爱子心切,难免心急,不过一入江湖深似海,若公子去了虎威门,拜入进去,那就是有了其中身份,不少事情要听命于门派,大人也不可太过干涉,倘若遇到了什么危险,也是常有的事情。我自小学武艺闯荡江湖,也经历不少人心险恶,生死离别,尚且还是自怨不足,公子要入虎威门,以后肯定自己经历另一番事情,那都是人生际遇,现在哪里能干涉的呢?岂不闻‘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韩申点头道:“唉,人不经历总是不能成长,看来我得把他送进去了,也省的我操心,或许对他自己更好。”

    董霆点点头:“大人如此说,看来是想明白了,按照小人的意思,大人这样做才是明智的。”

    “我也是身不由己。”他虽爱幼婷乖巧,但也明白幼婷心中自小看不起谦川,说话看似无意,却总是针对和挑拨,谦川心中自然不服,两人关系从小就不好。如今让谦川去虎威门学艺,也可以让两人少见些面,或许以后就明白了,有一个能说知心话儿的兄弟姐妹是多么好的事情。

    董霆微微一笑,道:“大人,我也赶路要紧,先行告辞了。”

    韩申留住,想要资助宴请他一番,董霆一一拒绝,再三拜别才上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