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分分彩

翻页   夜间
北京qq分分彩 > 积尘 > 第九章 遇劫师兄弟扬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北京qq分分彩] http://laplink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与归良的车队同行,上面装着几马车的粮食,是要运送到虎威门的,这虎威门在江湖上名声赫赫,但为了安全,派了四个弟子为归良护车,四辆马车,每辆车上除了车夫,共有四名虎威门弟子。

    头一辆是个长脸高瘦的男子,手下按着一柄宝刀,眼神凌厉,名为左不言,是虎威门年轻第十三代弟子的高手,其师乃是如今虎威门三大高手之一的号称‘寒冰刀’的宋天肃,他沉默时候看起来很是寡言少语,让人难以接近,但其实是个十分健谈的人。

    归良和一个叫冯青的弟子坐在第二辆马车上,归良胖乎乎的,脸上总是挂着憨厚的笑意,一双眼睛和心中却透露着世故的精明和老道。冯青相貌英俊,一袭白衣,风度翩翩,脸若桃李,笑若春风,对人十分和善,两人坐在车上谈天说地,十分欢畅。

    谦川坐在第三辆车上,旁边的弟子哼着小曲儿,他叫吕俞环,相貌普通,身材中等,手中总拿着一根笛子,时而摆弄,这半日来,谦川至少听他吹了不下五十个不同的调子,时不时吕俞环和他说一说话,谦川对不熟的人很少开口,这吕俞环也是闷闷的,他一问就一答,绝不多说,两人也没说太多。谦川想问虎威门的情况,吕俞环说了一些,不过尽是些‘你去了就知道’‘入门便懂’的话来敷衍,谦川便觉此人不喜。

    第四辆车上的虎威门弟子叫王栋,呆呆愣愣的,一双眼总是对着远方望,看起来有些惆怅,他背上陪着一柄大剑,与他的身材很不符合。有时候他会下来与左不言说说话,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望着天上。谦川心道:“难道天上有什么不成,一直望着作什么?”

    这个人实在奇怪的人。

    行过不少地方,刚入了一谷中,左不言便把刀时刻握在手中,道:“缓慢行进。”

    “啊哈……”冯青道:“左师兄,似乎到了个不好的地方。”

    王栋一步飞下车来,稳稳落在第一辆马车前,道:“不妨走,我跟着,以防万一。”

    那吕俞环忽然睁开了眼,小声道:“韩谦川,小心点。”谦川问道:“怎么了?”那谷中是一片林子,林中树叶飒飒而落,十分温柔的落在地上。

    吕俞环道:“有杀气。”

    冯青道:“此处叫长寿谷。”

    四辆车极有默契的停了下来,左不言向前一拱手,道:“不知在此开山的是哪位当家的?”没有人应答。谦川问道:“既然是叫长寿谷,难道还有翦径的贼人?”吕俞环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叫‘长寿谷,神仙生,凡人死’,他们这群盗贼自称什么‘长寿谷神兵’,把过路人当凡人,他们不死,过路人就得遭殃啊。不知道为什么,从前我们虎威门到这儿来都是直接通行的,他们也不敢拦,今儿是怎么了?”

    只听两侧林中呼声攒动,左不言大叫:“不好!”密集的箭支如同雨下,他平地而起,手中刀挥舞狂转,将那车夫护住,归良吓得埋头直叫,冯青冷哼一声,绣袍鼓动,便似狂风涌出,把朝第二辆的箭支拦了下来。

    那两个车夫都连忙滚入马车下面躲避,眼看箭雨欲下,谦川大骇,不知如何去躲,心道:“我死定了。”却见吕俞环从袖中拿出根短笛,谦川喝道:“都什么时候了。”他翻身想下车,滚入马车之下,但还没来得及,只听笛声响起,那箭支未到马车,清婉悠扬的笛声在耳,密如针攒的箭支早已打落。谦川吓得大叫:“你……你们……”他实在没想到人还能有这等本事。

    吕俞环笑道:“上来吧。”说着拉了他一把,自己走下车去,道:“你先别下来,这些土匪可是杀人不眨眼……如今也不长眼了。”

    谦川一身冷汗,他虽狂桀,但也不是不怕死,这种感觉,真比上次被罗隼打来的强烈,他摸了摸自己的肩头,想起自己的牙齿尚且漏风,又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暗道:“这虎威门果然厉害,我若有这等本事,安源府也早已容不下我,这趟来的不虚,我定要进这虎威门。”他想起了韩申,顿时有些心烦意乱,不欲再想,只听见爽朗的笑声,呼啸的赶山下来。

    王栋把大剑插在地上,道:“来者何人!”他声音粗哑刚烈,十分具有威慑力,与他抬头望天的深沉安静完全不同。

    ‘趟,趟,趟,趟’的声音呼啸而来,林中的人影四面八方,乍看便有五六十人,将车队围在中间,前方让出两人,与众匪不同,来者是个约莫三十来岁的男子,身着锦衣,花花绿绿,足蹬粉底靴,腰间一玉带,挂着两三环?,身材中等,脸色白皙,清眉秀眼,颇有微髯,也算仪表不俗,容带笑意。

    左不言正是疑惑,刚想问候,只听那男子果决的道:“东西留下,人可以走。”

    王栋道:“长寿谷的规矩,我们向来是知道的,只是今日为何不识人了?”

    冯青道:“不知当家的高姓大名?”

    “说说也无妨,不过你们既知我长寿谷,也当知道我的名头,反而问起来,那鄙人可有些不高兴了。”他微微笑道,好似同老朋友说话一般。

    旁边一匪子道:“这是我们大当家,闻名江湖的‘玉面千人’,你们难道不知?”

    左不言道:“原来是大当家,我等从未谋面,却已闻名贯耳,人说长寿谷大当家‘玉面千人’公不敬很是神秘,少有人见过真面目,如今一看,果然不同凡响,不过我虎威门与长寿谷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多年来门下弟子从此经过,双方和谐安好,今日我等只是押解粮食从此过路,不知大当家为什么要拦阻?”

    那大当家公不敬道:“原虎威门与我长寿谷是不曾相交,也不至交恶,只是最近这地面官府搜查打压的紧,我等兄弟在山中也是缺粮少钱,少不得要从过路人身上多拿一点,你们过我的山头,不给主人出点血,那岂不是太对不住我这长寿谷大当家的名头?”

    王栋道:“那我们给你们出点血,虎威门的面子又置于何地?”

    一匪子道:“强龙不压地头蛇,虎威门离此几十里之遥,此山是我……是我们大当家开,此树是我们大当家栽,你们从这儿过,不当留下点孝敬?”

    吕俞环冷笑道:“那怕决计不肯的,我虎威门堂堂武林大派,一个小小匪徒竟敢拦住我们,公不敬,你虽有点薄名,当也知道珍惜,你若抢了别人我们没见到也好,见到也是会管的,如今你抢到我们头上,须知我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公不敬道:“不肯?我们都是吃刀口上的饭,不给是不行的,不如你们让我们搜查一下,如果真是粮食,我们留下三分,双方也好相安无事。”

    吕俞环长笛一横,挑眉道:“这样说来,那就来打好了。”众匪听此,见公不敬眉头泛起冷色,便都拔刀欲出。

    左不言叫道:“慢!切莫动手。”

    谦川瞧那公不敬,他双腮处微微呼出一口气,又见他双肩旁各贴了两个人,虽和众匪一般打扮,但神态之中却甚有倨傲,实在有些不同,便走下车来。

    公不敬道:“你还想说什么?”

    吕俞环见韩谦川走下来,问道:“你下来做什么,躲到后面去。”

    谦川道:“他们将这儿围了水泄不通,我不跟着你们,反而危险哩。”他悄声道:“我觉得有些不同寻常。”

    吕俞环道:“有什么不同寻常?”

    正说时,冯青早已出手,腾空飞起,一招‘三人成虎’虚实相间的直取公不敬左肩。这招看似打左肩,实打腰腹位置,公不敬不见如何动作,身子一抖,向后微撤,右手横栏,冯青短拳发力,使劲一震,两人暂且一退。

    冯青举拳又打,公不敬一脚斜上,正踢在他小臂。冯青旋即左手截进,点向他膝盖穴位处。

    “不好。”公不敬轻声叫道,小腿急忙向后一挟,反踢一脚,冯青急撤。两人见此,都没沾到好处,近身急打,拳脚生风,骤若暴雨。过了三四十招,冯青忽然跳出一步,道:“玉面千人腿功倒是好生了得。”

    公不敬道:“虎威门武学攻守有道,佩服。”

    冯青怪叫道:“再来。”袍袖一震,左手按住门户,右手拳风如流,身形微拱,仿佛老树盘根。公不敬一直不动,叫道:“好一个不动如山,来吧!”虎威门其他三名弟子见他使出这招,心道:“这冯青的武学天赋实在惊人。”这招是虎威门中最难学的拳法‘风火天道’中的一招‘烈火燎原’。”疾如风,掠如火,这招最可怕的还是其前仿佛风平浪静,正如另一套拳法中的精髓的‘不动如山’而言,这一招可算两套拳法中的大成,一旦发招便是烈火燎原,排山倒海之势,刚柔并济,不可小觑。

    当初虎威门三大高手之一的也就是如今冯青的师父‘风火大圣’李温殊一招‘烈火燎原’败了不知多少高手,而今冯青使出这招,虽没有那骇人听闻的‘威能’,但公不敬也算江湖上小有名气的高手,他神色微皱,看起来不是很轻松。

    可怕的气息在冯青的拳头上聚集,谁也不知他何时出手,又是如何出手?

    公不敬不敢动,他并没有把握。

    王栋道:“冯师兄……他一向不喜杀人,为何如今出这杀招?”

    吕俞环冷道:“这等土匪,不杀留着做什么?”左不言一言不发,他眼中似乎很疑惑,因为冯青这一招的锋芒很奇怪,他的招式向着公不敬,可他的杀气却不是冲着公不敬的,他也是个极为老道之人,自然看得出公不敬刚才说话有些违心,他并没有语言上的那么果断。

    谦川呆呆看着,一言不发。

    公不敬眼中精光突冒,喝道:“出手吧。”他虽然说了话,但一动也不动。

    拳流如同狂风,呼啸而过,众匪吓得四散开来,公不敬忽然闭上了眼,几个匪子虽然躲开,却叫道:“大当家小心。”公不敬没有动作,他没有出腿,他知道,如果自己出招,恐怕双腿就会被断个粉碎,所以干脆不出招,脸上的汗水,口中的苦涩,威猛无铸的拳法,他不该出这一趟的,可他不得不出。

    林中此时有风,风吹过公不敬的脸颊,十分凉快,他道:“我死了么?”

    众人都看的咋舌,这一拳的确厉害,不过并没有打在公不敬身上,而是打在了紧贴着公不敬的两个匪子身上,就这么一瞬功夫,两人同时毙命。

    其疾如风,其掠如火,果真是名不虚传。

    冯青拍了拍公不敬的肩膀,道:“你以为自己死了么?”

    公不敬全身上下无一不是酥的,直到听了这句话,猛然睁开了眼睛,连眼角都浸湿了,他似乎流泪了。谦川颇觉好笑,道:“这么怕死,怎么当上大当家的。”

    吕俞环道:“韩兄弟,我知道你那话儿是什么意思了,你还真有眼力见。”

    王栋道:“怎么了?冯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公不敬双腿一抖,跪下磕头道:“多谢少侠相救。”

    冯青道:“我这可不是救你,而是惹了麻烦。”

    左不言道:“大当家的,这两个是什么人?”

    众匪都觉得莫名其妙,一匪子问道:“大当家的,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三当家四当家的,他杀了咱们的人,你怎么向他们道谢?”

    公不敬冷冷看向那二人的尸体,道:“这话我还得从前些日说起,众兄弟不必惊讶,这二人背叛长寿谷,听人教唆,要挟我近日来在此多截来往客人,不可放过一个,否则就杀了我。弄得我日夜难眠,总觉有麻烦,吃杀头饭总得想着被杀的日子,我也认命。不想今日碰到虎威门的少年英雄,洞悉先机,杀了这二人,智勇双全,实在令人敬佩,我再次谢过。”

    冯青道:“我倒有兴趣知道。”

    众匪道:“难道最近大当家如此留心,过往客人一个不漏,只是他们受了什么人威胁?”

    公不敬道:“前日张大哥受伤便是因为此事,我不得已……唉,这伙人实在惹不起,我不敢……今日幸得虎威门的少侠们相救,否则我长寿谷怕是就此解散了。”

    一匪道:“二当家是被谁伤的?大当家又是被谁威胁?”

    左不言道:“大当家请说,冯师弟既替你杀了这二人,自然不会撇下你们不管。”

    他神色惊恐,抖抖索索道:“是……三叩教!”

    ……

    众人别过长寿谷,气氛略微沉重,天色略晚,到市镇中寻一客栈住下。房中,吕俞环冷笑道:“冯师兄这下可惹了麻烦了,按我说,不如你到时候还是推给长寿谷,三叩教追问下来,相比虎威门,他们更愿意报复长寿谷。”

    冯青道:“不,我既看了出来,也出手为公不敬解困,只是因为明白他虽是土匪强盗,但也是个义薄云天之人,见他难处,出手相助,到时候三叩教追问下来,我自承了。”

    王栋敲着桌子,道:“冯师兄,你应该知道,这三叩教……”

    左不言道:“不用多说,那二人是我杀的,是我没看好,所以惹下了这等麻烦,若是三叩教的人追问下来,是我左不言杀的人。”

    冯青笑道:“他们是被拳打死的,咱们虎威门你是刀宗门下,如何是你杀的?”

    谦川听到三叩教这个名字自然想不到,前些日子在紫轩林打他的人便是他们。吕俞环道:“先不说谁应下来,我只问冯师兄,三叩教就是咱们虎威门也得罪不起,你为长寿谷那伙贼人得罪三叩教,况且他们一开始还冲着咱们的东西去的,不杀了他们还好,反而要为他们挡灾,你可得想到,这麻烦可以是一个人的,但也可能是整个虎威门的。”

    左不言道:“俞环,钱师父之所以不让你用剑,便是你戾气太重,如今用笛子这等风雅和和之物,仍是喊打喊杀的,岂不是违背了他一番心意?”

    王栋道:“吕师弟,这话正是,门中教导,行事要光明磊落,咱们不是强盗,长寿谷本就受害,何必去落井下石?”

    吕俞环哼道:“我用不着你来教!”

    谦川暗道:“此人脾气倒是与我有点相像,若是他不吹调调的话……”

    归良进来道:“几位少侠,我都已经打点好了,干粮,马匹,草料,明早就可以出发了。”

    吕俞环不耐的道:“出去出去,知道了。”归良一笑,向谦川点点头,退了出去。

    王栋道:“如今我看这韩师弟要入门,咱们不能以身作则,反倒如同江湖匪盗一般,那不是十分可笑吗?”

    吕俞环道:“他小小年纪,懂得什么?”

    谦川冷道:“我倒是觉得吕师兄说的不错。”

    吕俞环道:“你尚未入门,还是别如此称呼的好,我当不起。”他这个人,一旦生气,谁的面子都不给。

    冯青道:“好了,咱们在此多说也是徒劳,不如早些歇息,人是我杀的,到时三叩教查下来,长寿谷的人还能不照实说了?你们放心,就算是三叩教,未必能够动我多少,这事情我并未做错,师父会护我,再说,下月我二叔便会来看我一遭,看三叩教敢如何我?”

    吕俞环笑道:“我倒是忘了,冯师兄的二叔。”

    那二人眉头一松,不过左不言道:“我只是不明白,这三叩教吩咐长寿谷截人,到底要什么。”

    冯青道:“三叩教野心极大,他们要找的自然不是金银财宝这等俗物。”

    吕俞环道:“我倒有一点消息,不知你们想不想听?”

    “说来听听。”

    吕俞环笑看着韩谦川,谦川被他看得浑身奇怪,叫道:“你看我干什么?”

    吕俞环道:“这事和你有点牵扯。”

    “什么牵扯?”

    吕俞环道:“我一见到你就认出来了,只不过一直没说,你小子可真不是省油的灯,只是这两日倒是平静的很,怎么,心里怕了?”

    谦川道:“我怕什么?怕你?”

    吕俞环道:“我们启程前两日,你是不是在安源府一个叫紫轩林的地方待过?而且被人打得满地找牙。”

    “你如何知道?”

    “因为我也在场,打你的人就是三叩教的人,带头的叫蔡平,是三叩教二十护教王之首。”

    “就是那个大汉?”

    “不,那个人我不认识,只是武功高的很,救你的两个人也不差,似乎是燕子门和少林寺的人。”

    左不言道:“怎么又有少林寺和燕子门,到底怎么回事?”

    谦川道:“他们找什么东西,我怎么知道?”

    吕俞环道:“和这小子没关系,他纯属自己找死,惹上了三叩教的人,幸亏有那两人相救,否则就死了,而不会跟我们去虎威门。不过说来也奇怪,三叩教按道理来说不会怕少林寺和燕子门,他们似乎也没找到什么东西,对付两招便走了,你们想想,长寿谷拦人截物,是要搜查什么东西,可公不敬也不知道什么东西,三叩教只说让他扣留下来。”

    冯青道:“这东西不能见人,只有他们自己能知道。”

    谦川问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吕俞环瞪他道:“问我我怎么知道?”

    左不言道:“你说这事,我也想起来了,那日在安源府我似乎看见了地玄宗的弟子,有一个叫张剑康的我认得。”

    王栋道:“可这又能说明什么?”

    吕俞环道:“王师兄,不是我说你,你是个武痴,却也该看一看这广阔江湖,怕是这次三叩教出动,又得掀起一番风雨了。”

    左不言道:“明日早早启程,回去禀报师门。”

    那三人默契的点了点头。

    谦川心道:“这冯青的二叔是什么人?刚才怕三叩教这么厉害,如今一提,便少了许多顾忌,看来是位了不得的人物。”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