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分分彩

翻页   夜间
北京qq分分彩 > 积尘 > 第十三章 落难人又遭风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北京qq分分彩] http://laplink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文氏夫人是自小把谦川宠大的,虽说幼婷也是机俏伶俐,然韩夫人却甚少放在心上,倒不是不爱他,而是这幼婷从小便是乖巧得很,不得别人多操半分心,相反这个一胞的哥哥,多出了半个头,性子却仿佛就是那么好强,总是惹事,两人算是龙凤胎,生在书香门第之家,幼婷有家族遗风,几乎过目不忘,经史子集,诗词歌赋,无所不通,而谦川所言所行,却多似那无赖地痞,放荡无度。

    嘿,这也只能说是人各有性,后天有后天的来头,先天有先天的来头,浑说歹说,也不定这幼婷是个文曲星下凡,投错了胎,而谦川则是个混世魔王出身,也投错了胎,倒是这二人做了个兄妹。

    却又说到另一人,便是张自传,那回三叩教之人大闹紫轩林之后,他心中云翻浪涌,一是是自己本事微薄,想来多少事无能为力,二来自己家中只有自己,若是哪日折了进去,岂不是张家绝后了,实在对不起列祖列宗,自己良心又过意不去,趁早就自辞了。这捕役一职实在做不下去,他便想着重操旧业,没有本钱时,孙太忠借了他五十两银子。

    却没多少时间,他父亲去世,这银子还没作出去,倒是花光不少,不过丧葬费有些礼钱,不曾亏了钱。张自传是个孝子,可如今孑然一身,灰心丧气,守孝半年,却也要谋取生路。不过整日浑浑噩噩,好似被抽空了灵魂。

    这日,他去熟人老温那里置办些工具,想着就在自家破草庐中半个作坊,雕刻些手艺玩意儿,混口饭吃,也不至于饿死了,只是他也快三十的人了,没个妻小。万童松为此骂了他不知几回,只因这人看似老老实实,唯诺至极,其实眼界很高,坏的他看不上,好的也看不上他,由此,到这个年纪,还是个光棍,父亲那病,一部分是他气出来的。所以这安源府人都说:张自传是个孝子,宁愿自己不吃也给老父吃,饿几顿也要给老父买药治病,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光是这一点,又是个最大的不孝。所以他也一直是别人的笑柄,他又好说话,这街坊都爱拿他取笑,不过张自传也浑不在意的。

    正走到街上,张自传虽然走着,心中仍然想着雕刻着怎么的一个玩意儿,忽然迎面撞了个东西,抬头一望,是一个五六十岁的算命先生,两只老鼠似的眼睛闪闪发光盯着自己,面带笑意,那两瓣嘴唇哆哆嗦嗦,说道:“请借一步说话。”张自传不愿理会,却被他胳臂一挟,径拉了去。

    张自传瞪大眼睛,不悦的道:“先生,你强拉我做什么?”

    那算命先生贼头鼠目,实在是猥琐不堪,不过张自传自小爱听志怪异说,这类人不定有着本事,他虽是不耐烦,却也没抬步就走,算命先生笑道:“小的叫东西,官人,我看你眉头触黑,耳根泛白,最近不顺心的事很多,我说得对不?”

    张自传苦笑道:“这安源府不大的地方,东西先生知道我,那也不足为怪,家父魂归西天,守丧不久,还能展颜欢笑么?”

    东西先生道:“不仅如此,我一掐便知,你往后的几年功夫,定然是潦倒不堪,多灾多难。”

    张自传要走,又被拉住,这东西先生虽然瘦弱,风一吹便好似要倒,但力气却大,张自传无法,见他纠缠,从袋中拿出小锭银子,说道:“这锭银子送与先生,不要来缠我,小人还有事情做,不是仙佛一道的人。”

    东西先生却推了过去,张自传怪异道:“先生嫌少?小可没有那么多的……罢罢罢,再送你一锭。”

    东西先生道:“哎,我一个老实人,说什么你不信,你想走?我怕你过不久就横死街头了。”

    张自传道:“那我当如何?”

    东西先生道:“本先生消忧解难,乃是一片诚心,虽说神仙之说乃是妄语,但人有千面万颜,面相之说,风水之学,都是有根有据,信其有不信则无,回头你若是招了灾难,必会想起今日我所说,不过到时候就来不及了,俗话说祸来躲不过,但若是提先预防,便可灾难尽消,烦忧皆无。”

    张自传心自疑惑,道:“先生所说,到底是什么凭据?”忽然瞥得他脸上一股神秘的笑,张自传觉得这先生手上的旗子普通,相貌也是奇异,不过奇人必有异象,说不定这真是个世外高人,想自己身上不过十两银子,自己为避麻烦,送他两锭,他也不要,的确不似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

    东西先生道:“我知你见我相貌奇特,又有钱不拿,所以疑惑,半信半疑之间还是信了不少,不过我既然不要你的钱,你一个穷的叮当响的,还有什么我所图的?”

    张自传心道极是,便问道:“那么先生为何要帮我?”

    他轻轻一笑,两条须子抖动,用手一挑,说道:“不为别的,只因咱俩有缘。若你此去,定会返回找我。”

    “有缘?”张自传道:“自古是富人十里九家亲,而我这孑然穷身,虽还有点你不贪的银子,但怕过不得多久就会揭不开锅,我自家亲戚都认得,家中世代居住在这里,又没别处的朋友,况且与先生连半点照面都没打过,一点都没印象,如何能有什么缘分?”他忽然一笑:“莫非天上人间地狱之中冥冥中有轮回因果,怕我和先生前世有什么瓜葛,就算有,我不记得了,先生既有这等本事,为何还耿耿于怀。对了,回来我走另一条道,先生请便吧。”说罢,大笑而去。

    东西先生两只眼睛看也没看,只是叹了口气,反向而走。

    张自传走过不少步,心想:“他定是觊觎我所有银子,唉,如今人如何变得这样?不多想,我还是干自己的营生吧,否则一语成谶,到时候真个连肚子都填不饱了。”回头一瞥,过见那东西先生不在,没跟上来,便笑道:“我没钱白白施舍你不要,反而贪得无厌,不能怪我啊。”他又走会儿,到了老温店前,顺手摸了摸自己口袋,这一摸,大吃一惊,竟什么都没有,他的银子全都不翼而飞。

    他略一想,拍头大叫:“糟糕,糟糕!”

    店里一人走出,正是老温,老温道:“小张,你怎么了?你前些日要的东西,我都给你备好了,如今怎么只在门口叫唤?”

    张自传神色困难,道:“刚才一不小心,被该死的贼给偷了。”他如何想得到,这东西先生不仅是个算命的骗子,还是个顺手牵羊的‘好手’,这贼徒子骗不得便偷,实在让他气顺不过,直骂道:“好个黑心的老东西,该死!”说罢,将来时事情说了。

    老温道:“你也忒不小心了,不过我看你最近精气神差得很,才疏于防范,还是得多休息好。”

    张自传苦笑道:“休息,虽说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也得有钱去活,老温呀,你说我可怎么办?”

    “报官。”老温道:“我记得你几年前便再衙门当过差,有认得的人,叫他帮帮你,或许快些。”

    张自传沉默,忽然叹息道:“或许这是命吧,算了,十两银子,不妨大事。”

    老温冷笑道:“你家里本不富裕,全靠你舅舅接济,十两也不是小数目吧,你怎么反倒洒脱起来了?”

    张自传道:“我实在不愿去衙门这种地方了。”

    老温问道:“为什么?”

    张自传道:“那是个让人无能为力的地方。”

    老温道:“我知你不顺心,那时你也给我提起过,不过你在衙门中不是有个好兄弟孙太忠,他本事高强,就算是私人关系,让他帮你追讨也要得。”

    张自传道:“那老先生也定有难处,否则,不至于这样。”

    老温道:“打着旗子骗人,是人一眼便知是江湖骗子,你刚才还骂骂咧咧,到一会儿时候怎么就变了嘴脸?变得无所谓了。”

    张自传道:“如今人都不知去了何处,也免得麻烦人了,孙太忠兄弟做事严苛冲动,如今我和他不是同事,也不好说他,不了,不了。”

    老温道:“你就和你爹一个脾气,说得好是随遇而安,说得不好,就是活不出气,也难怪你老舅每次见过都让我给你提提气。”

    张自传面露羞愧,吞吞吐吐道:“人嘛,总是……唉……人都有不同的,我……老温,多谢你照料我这么多年。”

    老温微微一笑:“好了,快进来提东西,等你有钱再还我,我与你爹交情好,与你也是一见如故,哎,来,木头我叫人用车送过去,至于要的工具也装好了,你自己提回去,没吃饭的话正好我这儿安排饭呢,胡乱吃几口再走。”

    张自传眼中泪花闪动,笑着满口感谢着跟着老温进了店中。

    在老温家用过饭后,张自传沿着原路回去,刚才不愉快冲淡不少,没走多久,忽一人迎面跑过来,着急忙慌,似是逃命一般,大呼:“让开。”

    这路一条巷子,那人来的极快,眼看就要撞到他了,后面响起声音:“站住,别逃……张老弟,这是个贼,快替我拦住他。”后面的竟是孙太忠持刀追赶。

    张自传刚明白过来孙太忠在捕贼,但一瞬功夫,那人急速跑过,他便被撞翻贴在墙上,眼看尽头那贼身影闪掠不见了。孙太忠一把拉起张自传,问道:“张老弟,没事吧。”

    张自传道:“你在抓贼?别管我,别让他逃了,我没事。”

    孙太忠眼看前方:“真晦气,这小子腿脚利索,我追了他半个时辰也没抓到,看来是有些功夫。”

    “那你可认得是什么人么?我看着面生。”

    孙太忠摇头道:“最近安源府有不少外来人,乱的很,你又卸职不干了,李捕头也上了年纪,到了卸任的时候,最近人手紧缺的很。那个人偷了东街王小生家中的一块东西,我正好在那里办差,一直从东街追到了这里。说实话,我一直在后面,也看不清面貌,是什么样的人?”

    张自传道:“大约不过二十岁,面白如雪,浓眉大眼,高鼻唇薄,像是个后生人物,实在想不到这样个人物是贼,一定是偷了什么了不紧的东西。”

    孙太忠道:“说也奇怪,王小生说那只是个怪东西,长得个三角面状,好像是铁打的,是他从紫轩林的一个粉头那里得到的,但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

    张自传道:“什么玩意儿,竟然大白天来偷。”

    孙太忠道:“我也蹊跷,王小生倒不着急,看来他也不怎么在意这东西,不过敢青天白日偷东西,还让我撞上,非要抓到他不可,前面都是集市,我去问一问,或许知道他往哪儿走了。张老弟,我看你面色惨淡,是不是遇上什么难事了?”

    “没……没有……”张自传笑道:“我哪有什么事?”话音未落,只听巷子那头传来咆哮,两人一听有些骇然,又传来声音:“你到底是谁……老东西,快滚开。”

    两人大步赶去,两道身影闪将出来,遁上空中,其中一个是那逃跑的人,另一个是个白眉老者,张自传看着隐隐有些熟悉,那白眉老者长相竟与偷他钱的东西先生有几分神似,不过那东西先生满脸猥琐,而这白眉老者却庄严如圣。只见两人在空中交手,逃跑那人果然如张自传所说,俊秀非凡,只是眉眼之下另有一份深藏的阴翳,他手中匕首挥舞如同狂风暴雨,而白眉老者手中只是一根绳索,似乎是才从陋巷地上捡来的,但这一条绳子在他手中就仿佛张旭的狂草,笔走龙蛇,无可捉摸,那后生出招凶狠,却一直落在下风。

    绳子如同九天青龙,缠绕飞舞,转眼间,那后生手上脸上多了不少被鞭挞的条痕,白眉老者单手一抖,正好绊住匕首的柄端,发力方寸,那偷盗的后生大呼,匕首就被狂风似的卷了出去,落出几丈外不见了。

    后生喝道:“老东西,你要怎样?”

    “把东西交出来。”

    “什么东西?”

    孙太忠道:“你偷东西,我追了这么久,还佯装不知?”

    后生冷冷看孙太忠:“与你何干?”

    孙太忠喝道:“我乃安源府府衙官差,怎与我不相干?把东西交出来。”

    老者把绳子一丢,道:“把东西交给我。”

    孙太忠道:“老先生,这是他偷王小生的东西,应该还给失主。”

    白眉老者道:“这不是属于你们任何人的东西,有这个对你们来说只有坏处,快交给我,否则祸患无穷。”

    那后生嘿嘿笑道:“官爷,你看看,我做了小偷,却不料半路杀出了个强盗,该不该管管?”

    孙太忠道:“总之东西是谁的就归谁,你们一个偷,一个要抢,怎么可以?还有没有王法了?”

    白眉老者哼道:“我这是为你好,可不要无理取闹,官家的人我不去惹,但不代表我怕。”

    后生道:“官爷,既然他要抢,不如咱们一起收拾他,东西我不要了,你放我一条生路如何?”

    孙太忠正要答话,张自传低声道;“不可太轻信,这人也是贼盗。”孙太忠道:“我理会的,他想借我之力帮他摆脱麻烦,我当然不可能上当。”大声问道:“两位都是什么人?那东西又是什么,这么看重的?”

    老者道:“老夫地玄宗长老莫一仝,来此就是为追查这个东西,这人乃是江湖上邪魔外道,如果东西落入他手中,日后定会大起波澜。”

    孙太忠道;“原来是地玄宗的长老,幸会了,不过这东西到底何物?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后生人脸上泛起一丝冷笑,朗声道:“在下边涯,只不过走江湖的普通人,一技傍身,至于这位老人说的什么邪魔外道,我可愧不敢当,况且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做邪魔外道。”

    “用心不纯,居心不良便是邪魔外道。”莫一仝道。

    边涯道:“我哪里用心不纯,居心不良了?这遗失的东西乃是大家公有,在下只不过得了个先机之便罢了,而老先生拦路劫道,逼我交出东西,地玄宗堂堂大宗,你一个人来,若我把东西给你,你又杀我灭口,岂不是天下人都不知东西落入你的手中,那时候老先生更加是鸟出囚笼,鱼入大海了么?这样比我,不是更加居心叵测了么?”

    莫一仝脸上神情渐冷,杀意弥漫开来,道:“你若不给,今日便走不出去这条巷子。”

    边涯笑道:“两位,你们看出来了么,这老东西才是最黑的那个。”

    孙太忠叫道:“我只知道,不管这东西是什么,有多贵重,但都不是你们二人的。”张自传道:“边涯偷了别人的东西,若物归原主,还是王小生的东西。”

    “哼,两位,我劝你们还是别管这趟事,东西属于天下人,自然归天下人,你们可知这东西有多重要?”莫一仝双眼带着沉重:“只有把它交给五宗,才能避免一场劫难,否则大劫一来,生灵涂炭。”

    “胡说八道。”边涯道:“若这东西如此厉害,三叩教岂肯轻易放弃?”

    两人话不投机,又是再斗,不过莫一仝倒是手下留情,处处没下杀手,边涯只想逃走,但每走一步,走不出第二步,就被莫一仝死死封住,他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