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分分彩

翻页   夜间
北京qq分分彩 > 积尘 > 第二十章 江湖人说江湖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北京qq分分彩] http://laplink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龙雪郅哼道:“这是什么说法?安七,齐九,你们呢?”

    齐九道:“人是黑龙杀的,难不成还能赖掉?”

    龙雪郅道:“你们也找了这么久,却被人捷足先登,三万两银子,就这么不要了?”

    安七笑道:“就算我二人想说是我们杀的,可有你在,又有王恒之在,能做假么?”

    王恒之忽然笑道:“有何不可?我有一个提议,不知怎样?”

    “你说就说,卖什么关子?”

    王恒之指着孙太忠道:“那三万两银子各要一万,如何。”

    龙雪郅心里一喜,脸上不动声色,道:“传言王少侠仗义疏财,任意使侠,却想不到今日要做瞒天过海,贪婪无耻的勾当,实在不妥的很呐!”

    “不妥。”齐九也道。

    “而且很小人。”

    王恒之道:“却也未必,黑龙兄未必要这份钱。”

    “此话怎讲?”

    王恒之道:“黑龙兄虽神秘,但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他这次来杀这二毒蝎,是之前和我见过面的,他杀鹤鸠双鬼是为了报一位故友之仇,前日的消息,便是我发出去的。”

    “这我们当然知道,不过三万两银子,说不要就不要,我不信这世上有这种人。”安七摇头。

    王恒之笑道:“他找我要这个消息,我的筹码,也是这个代价,如今杀了人,他之所以走,便是把三万两交给我了……不过我可不敢独吞,所以,这银子分成三份,龙大侠一份,两位神捕一份,还有一份,嗯,我不要了,给这位兄弟,要不是因为他,或许今日也不会这么轻松杀了那两个毒物。”

    “当真?”三人听了,都是为之一怔。

    王恒之道:“我王恒之说话,还能假么?”

    三人大笑:“这个自然不假。”

    龙雪郅道:“可你不要钱,却让人有点怀疑啊,一万两银子,也不是什么小数目,难道不蹊跷吗?况且王恒之做事是出了名的滴水不漏,我等也不是落难之人,不需你扶危济困,如今把这么大一笔钱分给我们,奇不奇怪?”

    安七道:“不错,自古做什么事都有原因,你分那位兄弟一万,又是为什么?这里还有一位高手在此,看来你是认识的”

    王恒之道:“那可大大不同,这位是我师叔,姓易,单名??!

    三人打量了一番易???詹潘?隽艘唤1闫屏损?牌诺摹?嗣胬捶纭?陌灯魇址ǎ?删焕?洌?嗔ι写妫?慵?浣7ú辉诤诹??拢?挥傻枚脊笆职堇瘢骸凹??笙隆!币??匆膊焕砘幔?吡艘簧??溃骸昂阒??蠢茨阌惺虑椋?俏蚁茸吡耍??蘸螅?以傺澳恪!贝筇げ揭?腱涔獬课ⅰ

    “他!哼。”龙雪郅面露不忿,安七,齐九脸色也是冷青,王恒之上前道:“各位担待,我这师叔久居山野,心气高傲,难免有些古怪脾气。”

    龙雪郅道:“他是何人?老头子剑法虽高,却未必能敌过我三人。”听他语气,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王恒之道:“我们还是说正事,若你们有兴趣知道我这师叔,我倒是不妨也说说,三位请坐。”他倒茶给他们,安七道:“小心有毒。”王恒之笑说:“我吃面都无毒,自然知道这茶也无毒,这鹤鸠二鬼只想瞒天过海逃走,却不敢再生事,放心。”说罢,先饮了一杯,三人方才喝了。

    龙雪郅道:“快快说来。”

    王恒之道:“说到此事,还得从三年前说起,你们三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吧?”

    “天机楼江湖闻名,天下事无所不晓,天机楼人数虽少,名声却不啻于五派。”

    “正是天机楼的一件往事,需要拜托三位帮忙。三年前,天机楼接到一个秘密飞信,不知何人所送,其纸用猪皮所制,上书八个文字,字字奇怪,好似图画。”

    “图画,那是什么意思?”

    王恒之摇头道:“没人认得那八个文字,不过我天机楼冷竹长老早年游历西域半年,见过不少国家文字,这文字似乎便是其中一种,不过他亦不能肯定,冷竹长老又西游一年,毫无踪迹,现已失踪,又是三个月前,天机楼被盗,而被盗之物,正是那猪皮纸,不过好在天机楼已经备制了一份。”

    “一年。”龙雪郅道:“由此去西域,或远或近,路上艰难险阻,爬山渡河,风沙沼泽,不可胜数,冷竹长老也许路上耽误,也许去的远,未回又有何奇怪?”

    “容在下再说,这事情本不奇怪,但还有一事,加上这二事,便可断定,事有蹊跷。”

    “如何事情?”

    王恒之道:“也是不久前,与天机楼被盗不过提前了一月功夫,有人在四川乐山发现了冷竹长老的随身携带的文虚杖,东西送到了楼主那儿,确定无疑,冷竹长老沿旧丝绸之路而去,绝不会经过四川,但他若不去四川,怎会在乐山找到他的文虚杖。”

    龙雪郅道:“照你的意思,冷竹长老出了什么事不成?”

    王恒之叹气道:“我们派人探听消息,只听得一人描述相貌相似,往川西去了,派人去找找了,一个月,毫无踪迹。”

    “蜀地地形崎岖,地势险峻,山川急流,数不胜数,唐有李太白《蜀道难》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是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要在那里找寻一个人,没有人见得,恐怕是难上加难。”安七说道:“文虚杖在乐山发现,你们是否只查过乐山?”

    王恒之道:“安兄话虽说不错,便是乐山也是不小了,更遑论整个蜀地,其中更有许多深山远林,人迹未至的地方,一两月找不到人,也未必就是找不到。”

    “那又是何意?”

    王恒之道:“若是如此,我们必定要加大搜索范围,不过据我们猜测,那猪皮卷可能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冷竹长老意外在四川失踪,怀疑是有人故意为之。”

    龙雪郅道:“故意为之,就为了那猪皮书卷?”

    “嗯。”

    “东西既然被偷了,为何又要害冷竹长老。”

    齐九道:“就是这个时间上,冷竹长老可能是在天机楼被偷之前遇害的。”

    安七摇头道:“既然是在乐山,却没有半点消息传出,只有那文虚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既然没见到冷竹长老本人,那就不能断定他已遇害。王老弟,我知道你的用意了,你想让我三人帮你查探,对否?”

    齐九神色迟疑,安七却道:“此事或可再细细探讨,我二人要想夏大人请示。”

    王恒之道:“夏大人那里我去说,今日跟二位说,是给你们交待一个底,两位是天下闻名的神捕,有你们在,我方才安心。”

    龙雪郅道:“天机楼高手多得是,又懂天文地理,机谋论断,我也不是安七,齐九两位是名满天下的神捕,对查案找人没有什么特殊本领,你们何必找我?”

    安七笑道:“龙兄乃是川西人,武艺绝高,人脉极广,王老弟不找你找谁?”齐九道:“你又是个爱财的主,看来,这一万两是王恒之一点点诚意。

    王恒之点头道:“若能得到三位帮助,日后还有三万奉上。”三人听得诧异,安七忙问道:“不知你是要我们找人,还是帮你查猪皮卷的来由。”这安七说话总是能切中要点。

    龙雪郅也是想到这一点,反应慢了半步,点头道:“我也正有此问,虽说蜀地我再熟不过,但一码归一码,你要我们,究竟是做什么?”

    王恒之道:“找人!不过……若遇到什么情况,还得三位出手帮衬。”

    安七道:“天机楼高手如云,难不成也怕?”

    王恒之道:“三位有所不知,就在我们寻找之中,已经折损了五位高手,我们都是安顿了家属,秘不发丧,所以除却天机楼很少人,江湖上无人知晓此事。”

    安七和齐九沉默,刚才王恒之不提,想是不让三人知道而心生惧意。

    “五位高手,都有什么人?”龙雪郅瞪大了双眼,天机楼屹立上百年,顿失五位高手,而且从王恒之所说,对于这五位高手的死,天机楼也无可奈何。

    “这五人是楼主派去的秘密查探的,带头的是‘雕翎剑羽’岳正,其余四人是赵千宇,孔定,吴冬,西门无冕。”

    齐九道:“这五人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那岳正可是剑术能媲美十大剑宗的剑道高手,赵孔吴西门四人皆是手段高超,混迹江湖多年,就算是暗算,想要制服他们,恐怕不会这么容易。”

    “唉,他们死之前经过一场大战,五人死状各不相同,其中吴冬和赵千宇死于一种极为凌厉的剑法之下,伤口寒冽如冰。”

    龙雪郅道:“寒冽如冰,莫非是那冰玄铁所制的‘极轲’?”

    齐九道:“‘极轲’的主人陈悦生为人低调,向来隐于湖光山色之间,性最淡泊,怎会与天机楼冲突,会不会是某种功法带来的寒冽?”

    龙雪郅道:“那也是极有可能的。”

    王恒之沉吟,猛然说道:“陈悦生三年前就在福建隐居,从未出来过,这事情天机楼知晓清楚,同一时间,不能出现在四川。”

    安七道:“那么其他三人又是如何状况。”

    “孔定和西门无冕死于掌法之下,掌力极浑厚,心脉被强行震断了,我们谁都看不出是什么掌法。最奇怪的是,岳正死于……他是死于自己的剑下。”

    “什么,自杀?”三人大为震惊。

    王恒之道:“按他的伤口看,的确是自杀无疑,至于他为何自杀,也只能找到冷竹长老的下落才能找到原因了。”

    龙雪郅颇为疑虑,那五人武艺都不弱,带头的岳正就是比之自己也是不遑多让,看来这次天机楼的对手强大无比而且躲在暗处,若是自己卷入进去,帮得上忙倒好,只怕也是于事无补,那个神秘的猪皮卷他也未曾看到,凭着王恒之的话无法判断到底其中有什么触碰不得的东西。一时之间,犹豫起来。他一犹豫,更别说齐、安二位公人。

    场面沉默下来,王恒之道:“此去四川除了三位,还有我天机楼十二名高手以及楼主请来的江湖人士,就算有什么事,也能全身而退。”

    龙雪郅道:“你是想让我跟天一神水派打招呼?”

    王恒之拱手道:“龙大侠是天一神水派出身……”龙雪郅打断道:“你可别乱说,我师从可不是天一神水派,不过那里我会帮你打招呼的。”这龙雪郅乃是如今天一神水派掌门人龙英山的独子,不过此人自小脾气古怪,拜师却不在天一神水派,反而是跟着江湖上一个刀客学刀,如今的刀法,更胜于他师父。

    王恒之进一步道:“龙大侠,我们不是打招呼,而是希望你能帮一帮我们。”

    龙雪郅笑意更冷:“天一神水派也不是我的,你求我有什么用?”

    安七道:“但你却是一个唯一有能力而且能被钱打动的人,况且天一神水派独居一隅,正如盘龙一般落在四川,没有天一神水派的通融,岂敢有江湖人士大张旗鼓进入找寻?这是对他们的挑衅。”

    “我与那掌门人关系并不好,江湖上人尽皆知,让我去岂不是更加麻烦?到时候还是我的不是了。”

    “父子没有隔夜仇,再加上龙大侠武艺高强,天一神水派同等年纪下少有人及得上,有哪个敢不尊敬你?”王恒之道。

    龙雪郅目光侧向安七,齐九二人,道:“不知你二位怎么想?”

    安七道:“王老弟与我二人关系不错,不管是出于请求,还是江湖道义,我觉得这忙既然是力所能及,还是可以帮的。”齐九道:“最近无事,请得夏大人同意,可以同王恒之去。”

    “万一其中有什么凶险之处,两位不可能想不到吧?”

    安七点头道:“这我二人自然想到,只是何等凶险也不见得,蜀地偏僻,天机楼五位高手殒命,未必是武功不及,可能是对方仗着地利之便偷袭,使什么手段也未可,其中有许多疑点,况且若是算起来,死了人,我二人与四川蒋知州通和一番,也算做件公事。”

    龙雪郅道:“什么迷汤罐子……此事尚不明切,我与天机楼并没有什么交情,你王恒之又是赚了我们来,足见不够恳切,告辞了!”

    “哎,龙大侠。”王恒之道:“到底要什么条件,龙大侠才肯帮忙。”

    安、齐二人拿眼睛瞄着龙雪郅,都以为他要狮子大开口,心中颇有些不屑。

    龙雪郅哼了哼,道:“我是有条件。”

    “你说,只要王某出得起。”

    “我要入天机楼,和安七,齐九两位捕头一起去,看那卷猪皮纸,而且要让楼主亲自跟我们说。”

    “这是为何?难道龙大侠信不过王某?”安七和齐九也是不解,王恒之是江湖上有名的信义之人,而龙雪郅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诚意!”他没有多说,道:“安七,齐九,我们三日后赶赴天机楼,那一万两,也到时候拿到手,如何?”说罢,便一人走了。

    安七笑道:“真是个古怪的人。”旋即道:“看来非这样不可了,王老弟以为如何?”

    王恒之有些怔怔的,忙答道:“行,行,就按龙大侠刚才说的办吧,我天机楼此是请求三位帮主,自然得有诚意。”他说罢,安、齐二人几步翻越上屋,消失不见。

    孙太忠此时仍然未醒过来,王恒之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笑,吹了个口哨,便有几人跑过来,随着他的手势,将鹤鸠二鬼尸体抬了走。他望向渐渐明亮的天空,脸上忽然挂上了一丝疑虑,不知是担心还是什么。

    留下了一沓银票,王恒之看着孙太忠轻声说道:“你自己保重吧。”世上有太多生生死死,孙太忠今日不死,也是太幸运了,王恒之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十分失意,他自己曾经又何尝不是?既然答应了留下一万两,虽这做法可有可无,就算不留下孙太忠也不知道,也没人指责他什么,但他却不想违心。

    就如龙雪郅刚才那简单的两个字,其实天地之间,不仅对别人,对自己,更要有一种敬畏的诚意。

    孙太忠一梦醒来,已是中午,这个巷子很是偏僻,他恍恍惚惚的记着昨日之事,心下惊险不及,忽又见自己胸前那一沓银票,惊异不已,摊子已经被收拾干净,除了那顶篷子,不仅是人,连桌椅灶火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若不是清楚记得以及胸口及脸上的鲜血,他几乎以为是自己做梦。

    攥着手里的银票,他想:“这是否是那些人留下来的,让我不要将今日之事说出去?”一般行走江湖,口风是最紧要的,孙太忠很是庆幸,这些人不但没杀自己,反而给下了封口费,不过他亦知道,就算没留下什么,这件事也是他心中的噩梦,不愿再提及。

    绕着镇上走了大圈,孙太忠得知消息,张自传已被韩申以盗窃罪收押,且等了再一日,判决下来,囚禁五年,并派下人贴上告示,捉拿孙太忠归案。孙太忠也是愕然叹息:“想不到韩大人也是如此。”想这句话,他也不得不感慨:韩申与自己二人本无交情,能收容他们已是大德,如今虽是被人陷害,但似乎是证据确凿,无可辩驳,又怎能希冀他相信两人?

    想救孙太忠,可自己也被追拿在缉,只好在偏僻下寻了一声装扮,戴着斗篷,立马出了安源府,等日后风头过去。

    经此一事,他也没以前那般冲动了,人心险恶,自己若一步不慎,不仅自己要身陷囹圄,那张自传也得被囚禁五年之久,为今之计,暂避风头,待日后慢慢查探此事,方能救出张自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