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分分彩

翻页   夜间
北京qq分分彩 > 积尘 > 第二十三章 坐谈处风雨满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北京qq分分彩] http://laplink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紫霄观是坐落在峰南偏西的山谷内,坐北朝南,相比于其他地方,倒是显得暖和一些。早晨时候,谷风刺骨,却让人觉得寒意倍增。

    正殿内的耳室内,一位六七十岁左右,身着素衣,面相和蔼的瘦道姑,手里捧着一本经书,聚精会神。

    忽然,门外出来脚步声,有人高声道:“弟子犯错,求师父责罚。”正是长遥。

    老道姑好似没有听到,长遥等了一会儿,又说:“弟子昨夜私自留客,师父……请你责罚弟子。”

    老道姑忽然放下书,看向长遥:“你有什么错?”

    “不该不告知师父在紫霄庙留客人。”

    “嗯,你还知道,不过为师也不怪你。”

    “师父?”

    “既然有客人,天也不早了,怎么不早说与为师,也好款待,长遥,你这是慢了礼数。”

    “那我……”

    “去泡茶,为师也去迎客,咱们这儿除了三个人,也再见不到其他人。”老道姑走出来几步,望向天空,喃喃道:“为何来得这么早?”

    “什么?师父。”

    “别问多的,去泡茶,将你长允师兄叫来,你去做早课。”

    “是。”

    孙太忠被请到了青岩殿中,老道姑让他坐在客位,方才落座,说道:“老道紫霄,一承先人道号,客人高姓大名,何处人氏,将往何处去?”

    “道长好,在下姓孙名太忠,川西穷野之地人,此去只是返乡,昨晚天寒,幸遇高徒长遥,寄入观中,搅扰了清净。”

    “客人不必多礼,山野小庙,没那么多礼数。据贫道所知,川西之地近来颇不平静,孙少侠要去,恐怕不妥,或有血光之灾。”

    “怎么不妥?道长,血光之灾,莫非有什么大事情发生?”

    紫霄:“这一近来有些消息,天一神水派发动门人,大批在那一带集结,又有不少川蜀门派以及外来的江湖人士,都在那里找寻着什么。尤其是崇山门旧地一带,有不少厮杀灾祸,血流劫难,人心惶惶,当地不少百姓都逃难似的跑了,贫道担忧,只是一劝。”

    孙太忠道:“道长可知所为何事?是否与崇山门有关?”他听到崇山门三字,忍不住胸中一口闷气,急切追问。

    紫霄看他神色颇为不自然,问道:“孙少侠是担心亲友么?”

    “对,道长明察秋毫。”

    长允泡了茶来,各自介绍,听了一会儿,长允说道:“本来还算平静的,不过自从天机楼的人来了之后,天一神水派就乱了。”

    “这话怎么说?”

    “十四年前,正是和如今情况相同,天下江湖人士都往这地方来了,被无缘无故灭掉的崇山门依附于天一神水派,但那次事情似乎就在半年内销声匿迹了。我一月前去拜访成师叔,听人说过。”

    紫霄问道:“这话是你成师叔说的?”

    “不是,是成师叔的客人说的。他说天机楼入川蜀之地,天一神水派少主人龙雪郅也回来的,与天机楼合力搜寻整个四川,因为他动用天一神水派的人力,因与天机楼有些旧怨,引起了天一神水派另外一个派系的人不满。两方一争,本就有的矛盾借着这件事情爆发了,掌门人夹在中间,好不容易将事情压了下来。后来,江湖中就有人传,十四年前崇山门的人死伤殆尽,但并无多少家产,这次他们行动是为了寻崇山门留下的财产,引得天下江湖道的人蜂拥而至,所以到那儿的各成各派,也是不断在找。这一月以来,至少已经死了几百号人。”

    说到这里,孙太忠脸色已经变得极为愤怒了。

    紫霄道:“天机楼行事一向正派,怎会去找崇山门的财宝?况且这等无稽之事,连平常人都不会信。”

    “师父说得是,不过既然消息传出来说,天一神水派另一路人认为崇山门归属于他们,那留下的东西自然也是他们的,绝不能让天机楼占了先。咄咄相逼,不过天机楼的人却不与他们动手,到最后,动手的反而是他们自己人。据传闻,天机楼始终不肯透露在寻找什么,这样,就让人更加怀疑了。那段日子,厮杀到处可见,川野之中,也有不少江湖中人寻找,反目成仇,手足屠戮之事也不为少。我临走时候,刚过禾儿滩,就看到又一队人马气势汹汹的往雅州去了,师父,据弟子所知,那伙人应该是三叩教的人,带头的是金钱镖王蔡平。”

    孙太忠忍不住身体一颤。

    “是他。”紫霄说道:“昔日蔡平因被天一神水派的人追杀逃离四川,投入了三叩教,想不到时隔多年,他还敢回来,CD他不敢去,就算是雅州,天一神水派眼线密布,一旦发现,龙掌门岂会让他再走?”

    孙太忠道:“按道长和道友说,这雅州是万万去不得了?”

    紫霄道:“依长允所言,江湖道齐聚,正邪不两立,真有一场大乱要来了。”

    长允道:“师父,那我们又如何?”

    紫霄手中一执拂尘,道:“老身本不愿参与江湖事,但如今看来,不得不管了,想必少林和天乾宗的同道有了消息,也会派人前来,化解劫难,否则这四川的江湖门派,就面临着一场腥风血雨,若是再不阻止,整个四川的门派,气数或绝。只是……这一切,到底源自哪里?”

    “师父!师父!”长遥从外面匆忙跑了进来,叫道:“有人闯了进来。”

    众人大惊,外面传来呼和之声与武器互击脆响与嘶斫。“发生了什么?”长允问道

    说时,孙太忠向外急走,紫霄双目一凝,脸上的皱纹更加深悴,拂尘抖动出来,已经飞掠到了外面。

    只见一男一女两人被四个黑衣人围攻,这四个黑衣人手里各有一条锁鞭,动作迅捷无比,一攻一守之间极有规律,地网天罗,毫无缝隙。

    那男子手里一柄淡红色三尺剑,如玉一般,却已染血。

    左边两个黑衣人双鞭如同乌龙缠卷而来,那男子沉气一呼,剑锋侧着连拨,脚步向左,身子往后倒插。那黑衣人本要与另外一人攻那女子,想不到这男子身处下风,反而奔自己而来。他是要为女子分担压力。

    正好背着光,雪色将男子的面容映得更加清楚,虽然他脸上血汗交纵,但孙太忠一眼觉得眼熟:“吕少侠。”这男子似乎正是吕俞环。

    背后一鞭如同那剑尖插了过来,吕俞环脚步一顿,身子略向下一矮,手中使出一招“天锁式”,左右叮当一响,将两条铁鞭抽了出去。

    后面那条铁鞭蛇形豹速的钻向他的后颈,这几人内力都不弱,而且鞭法至少有十年的功夫,若是一下子打实,无异于一剑穿喉。

    紫霄本去救援,但这下来的突然,他身法虽快,却也来不及了。

    吕俞环剑还在抖动,绝无反手抵挡的机会,他将剑交到左手,身子猛然向后一扭,右手闪电般的探出,正好握住了铁鞭末梢,使尽全身力道搅开。

    “啊!”撕心裂肺的叫声,吕俞环的手被铁鞭划开了血口,鲜血汩汩而出,不过,他的命,暂时保住了。那黑衣人十分震惊,手臂向后一缩,向右一抖,将吕俞环整个右臂缠了一圈。

    “小子,还真是敢想敢做!”

    “吕大哥!”那女子看着吕俞环危险,忍不住大叫。

    孙太忠暗道:果然是他!眼见得有危险,孙太忠手里按出两颗石子,以“火流星”的手法疾打而去。紫霄喝道:“好手法!”

    那两颗石子发射十分迅速,分别打在黑衣人手腕的两处穴道,黑衣人顿觉手臂痛麻难当,将鞭子向回一收,此时紫霄赶到,拂尘从空中倒卷。那鞭子本往回收,紫霄拂尘向前抄截,硬生生一拉,黑衣人手上不着力道,脱手而出,紫霄拂尘如同风车一般,大喝一声,将鞭子撤力摆开,“唰”的一声,那铁鞭被甩到三丈外的松树之上。

    紫霄几步掠到吕俞环身旁,护在前面,厉斥道:“何方贼人?竟敢在紫霄观行凶!”

    另外两个黑衣人相视一看,惊身变色。

    “好个老道姑,竟敢阻爷爷们的事情!”那铁鞭被紫霄甩开的黑衣人喝道。

    紫霄冷笑道:“几位都是杀手吧?”

    那两个左侧的黑衣人看了一眼紫霄,说道:“老师太,这是私事,搅扰贵地清净,是我等不对,我在此赔罪,不过可否请你不要管这事情。”

    “你们是什么人?”

    “他们是三叩教的杀手!”那女子本来略有敌不过,后来长允出手,替他抵挡,才将黑衣人退去。

    孙太忠本以为这女子是谷万屏,但再一看,却并不认得。

    紫霄冷道:“原来是三叩教的人,好大的胆子!”

    右侧身材较矮,短发圆脸的黑衣人道:“在下杨子昃,这二人与我教有些恩怨,我等绝无冒犯之意,希望师太成全,多年来相安无事,也全赖师太大度。”

    孙太忠听这杨子昃说话,似乎这紫霄师太来头很大,他们不敢冒犯?

    “你倒是懂得规律,不过三叩教在江湖上为非作歹,你们要杀的人,大多是不该死的人……”

    “贼道姑!”

    “该死!”杨子昃旁边的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一脚将那气急败坏的同党踢倒在地:“不要乱说话。”

    他与杨子昃脸上心情变化,说道:“紫霄师太,你非保他们不可?”

    紫霄道:“我紫霄观乃是清净之地,岂能由你们杀生?”

    另外败退下来的黑衣人低声说道:“这可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位……”

    另外两人点头,杨子昃上前一步,道:“师太,此时若是帮主追问下来……”

    紫霄冷笑道:“你们帮主那么忙,这区区两个后辈,会让他放在心上?”

    “不过这也是帮中之事,听闻师太不是那些迂腐的正道人士,也不是我等在你们眼中的邪魔外道,可否当事情未发生,将人交给我们,也权当卖给我三叩教一个人情。”

    长遥道:“你们的人情值得什么?”

    杨子昃呵呵笑道:“这位就是师太的高徒吧,跟着您久居山野,难免有些心思单纯,小道长,这人情事故啊,或许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知道也罢了。”

    “既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凭什么要卖给你们?”长遥道。

    紫霄喝道:“长遥,谁要你多嘴!”他早年性情暴烈,兼武艺高强,行走江湖时做下不少豪情快事,但这些事情如今想来不乏错误,有不少仇家。中年时大彻大悟,索性盘起了头发,无意间到了紫霄观,遇到了他师父,于是跟着学道,平息心性。这紫霄观每任传人也都习武,他便跟着师父每日习武悟道,一住就是二十多年,不过他是天生武学奇才,竟将自己本就冠绝江湖的武功与紫霄观的武学融会贯通,形成了自己的独特武学。

    居住在这多年,很少问世外之事,想不到这三叩教的人竟知道他。

    孙太忠道:“道长,这位吕少侠是个好人,有胆有识,拔剑相助,绝不是什么坏人。”

    “师太,万一教主怪罪下来,坏了情谊……”

    紫霄虽性子烈,但多年打磨,却也不会冲动行事,但他的确很忌惮三叩教的教主。江湖上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教主,因为他成名时如今的江湖豪杰都还年轻,后来隐而不出世:“入我紫霄观,绝容不得你们胡来!”

    杨子昃与旁边同伴点点头,问道:“按照师太的意思,只要他们出了紫霄观,就与您无关了?”

    紫霄脸色忽阴忽晴,喝道:“快点滚出去,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多谢师太成全!”

    杨子昃二人一抱手,招呼一声,四人很快退出了紫霄观。

    长允见此问道:“师父,你何必?”

    “师父,凭您的武功,难道还怕他们么?”长遥颇为正色的道:“这些烂鱼臭虾,师父一出手,他们就出不了紫霄观。”

    “你别多话,把这位小友抬进去,长允,给他敷点金疮药,服用清气丹,再休息几日应当无事。”他神色忽然瞄向同吕俞环同来的女子,道:“这位姑娘,请进来说话。”

    长允长遥搀着吕俞环去敷药,孙太忠也本想去看看,紫霄却道:“孙少侠,请你也来,此事不可小视。”

    三人到了正殿旁的耳室坐下,女子跪下叩首,紫霄手里一抬,凭空将他托了起来,孙太忠暗自惊奇:这紫霄道长真人不露像啊。

    紫霄气象庄严,道:“不必多礼,你我虽素不相识,作为道家人,却不能见死不救。”

    “多谢道长。”那女子道。

    孙太忠道:“你们从哪儿来的,三叩教的人为何要追杀你们?”

    女子道:“小女子名为于雪榕,本是峨眉山上带发修行的弟子。前日,那些人,不,还有好多人突然杀上山来,我师父,还有很多师兄弟们都遭了毒手。吕大哥本是上山来拜佛烧香的,不想碰到这场横祸,我们被很多人围攻,师父为了周全我们性命,独自挡住那些人,让我们十几个师兄弟逃下山。山下碰到神龙堂的师叔师兄们,又帮我们挡了,不过,那些人太厉害了,我们被杀散了,吕少侠救了我,带我一路奔逃,我们一下山也找不到方向,只得向东走。”

    “我二人慌不择路,走到山道上,走了好长时间,都很累了,吕大哥去找些东西吃。他还没回来,忽然这四个人就先蹦了出来,带头两个叫杨子昃和王盛,另外两个叫郭阳和库文明,我一见到他们,立马就跑,他们就一直追。没跑多远,那郭阳轻功好,一下就蹿到了我的前面,我往哪儿也不是,前后是杀人恶魔,左边是山岩,右边是山沟,那郭阳正出手对付我时候,吕少侠出来帮我抵挡,他将郭阳打退,我俩就再跑。我是惯走山路的,吕少侠边跑边抵挡,但是我们越跑越不知道怎么走,到了晚上,才将他们甩掉。本以为逃掉了性命,没想到第二日,这些人竟然有找到了我们,那个王盛,追踪人很厉害。”

    “‘八方风’王盛,他的确是个人物。”紫霄道:“我虽久居山野,却也听过这个人,他是当年‘神捕’郑凡的徒弟,本是公门人物,手段极其了得,破了不少案子,无论是武功还是追查踪迹,都是一把好手。”

    孙太忠道:“既是公门人物,怎会与三叩教有关系。”

    紫霄神色凝重:“三叩教绝不可小视,无论是在江湖上,还是在庙宇之中,都有他们的人。这王盛本就是三叩教的人,后来因为犯了命案,只好彻底在公事上洗手,混迹江湖纷扰之中。”

    “他们始终不肯放过我们,一直追到了这儿,吕少侠护了我周全,自己却……”说到此,于雪榕低声抽泣了起来。

    “他们为何要攻峨眉山?”

    “我不晓得。”

    “你师父如何称呼?”

    “云亦。”

    紫霄大叫,险些吐出一口鲜血,慨然痛哭:”老友,你怎么就这样离我而去了?师侄,雪榕,我与你师父乃是故交,多年不见,情却未减。”

    孙太忠吸了口气,道:“道长,此事!”

    紫霄咬牙切齿,道:“他们简直是目无王法,草菅人命!”

    孙太忠道:“我刚才看道长决定,是否有什么顾虑之处?”

    紫霄忽然问道:“看孙少侠,似乎与吕少侠认识?”

    孙太忠道:“他曾救过我性命,我先在此替恩人谢过道长了。”

    紫霄道:“原来如此,孙少侠,你觉得我在顾虑什么?”

    “三叩教的教主!”孙太忠说出这句话,心里也很紧张,一方面怕惹得紫霄不高兴,另一方面,这三叩教,竟又与自己纠缠到了一起,而且这让他想起了万童松那件事情,那个姓方的人,究竟和三叩教有没有什么关系,当年崇山门灭门的事情,三叩教也可能是是罪魁祸首,不过四叔告诉过他,若没有把握确认仇人,绝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多年来,他藏的很好,就算是看到了三叩教的人,也勾不起他的仇恨,但今天,他却有着强烈的直觉,三叩教,就是当年灭杀崇山门的仇人!

    紫霄眼中闪现出一丝惊异,又有些愤慨和倔强,道:“没错!孙少侠,你们还年轻,不知道此事……我听长遥说你是个铁匠。”

    “是,道长,您什么意思?”

    “我想问孙少侠,你是否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三叩魔教滥杀无辜,为祸江湖,我辈纵使武功低微,但能尽一份力,绝不会有丝毫犹豫。吕少侠是我恩人,杀我恩人,如同杀父,我怎能袖手旁观?

    “我与他们本无旧仇,但如今他们杀我好友,又闯紫霄观,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