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分分彩

翻页   夜间
北京qq分分彩 > 积尘 > 第二十九章 陈年事女侠除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北京qq分分彩] http://laplink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却说到那个马侯爷马元亨,因他长相奇异,紫霄一眼便认了出来。

    马元亨扯了扯衣领:“老朋友,好久不见。”

    “的确好久不见,你还能活着,实在令我惊喜得很。”

    这二人的渊源还得从三十多年前说起,那时紫霄还未曾到紫霄庙拜师,早年学艺之后,他行走江湖时,有很长一段时间也在川蜀之地走动。

    虽说马元亨这侯爷听起来气派,却是个虚衔,是以紫霄当时在那园子中看到的,又听什么马侯爷,联想起来,叫他不能相信。

    三十多年前的马元亨,还未曾承袭爵位,在外是风光的贵族子弟,同时他也是一个江湖上闻名的恶徒强人。在家里娶了一个名门闺秀,屡屡受他冷落,在别处又有一个相好,是个混迹江湖的风尘女子,号称‘断肠蛛’的叶盈,因他练名为‘断肠绝心掌’和以毒蜘蛛杀人而得名,这个女人心狠手辣,放荡无度,勾引了江湖上不少男人,这些男人,为他神魂颠倒,但都被他驱使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或是利用完之后杀害了,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色欲熏心的男人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

    马元亨早年拜在名师之下,学得一身好武艺,他又狡猾过人。这二人好似天生一对,勾搭起来,明里暗里,做下不少害人勾当,两人都是贪得无厌,随着恶事越做越多,很多武林中人也就知道了。

    直到有一年中秋时分,在那时天一神水派掌门人龙九春的号召下,集结川蜀各门派以及正道人士,绞杀这两个恶贼。

    不过那个叶盈本事大的很,这个临时联盟里也有他的人,将计划屡屡告知,如此几次,龙九春等人的计划一直没有成功。

    本来马元亨是有些害怕的,但由于他家中也能护他,所以相安无事。几次都没有成功,联盟就散了,马元亨见叶盈竟然能有这么大本事,自此,这二人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那时名为卓天溪的紫霄正在这雅州城中,有段时间,他被好朋友关婉邀请在家中做客,这位朋友邻居是一座大府院,住的是当时富甲一方的姓王的大商贾。

    忽一日,卓天溪夜宿不眠,听到朋友大叫,便起床问:“怎么了,关婉。”

    关婉道:“天溪,你快出来,隔壁出大事了。”

    卓天溪出门看,只听得哔哔拨拨,那大商贾家的房子一边大火冲天,滚滚黑烟。

    关婉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大商贾和他夫人平日里待人极好,关婉一家有时生活贫困无依,那夫人总是慷慨的资助他,不提一点回报。

    关婉父亲也起来,说道:“咱们去看看吧。”

    这时候除了火烧房屋声,沸沸扬扬的人群远远围观,还有府中凄惨的叫声,他隐隐觉得不对劲。

    关婉道:“咱们去报官府。”

    卓天溪道:“关婉,你快去报官府,我先去看看。”

    “你……”关婉刚说一句,卓天溪已然不见身影,关婉爹说道:“卓女侠武艺高强,婉儿,你快些去。”

    关婉应着就跑去雅州城府衙的方向。

    却说卓天溪一步就跃上房顶,使出一招“燕子穿云纵”,翻到了那大商贾的院子中,见得浓烟从北边冒出,他在西院,却没见人跑出来,嘈杂之声却在东边的花园里。

    忽然后面风声呼啸,一道身影从围墙上飘了下来,正是关婉的爹。

    卓天溪惊讶道:“关叔叔?你……”这关婉爹关山河只是个买豆腐的小商贩,认识了三四年,见过不少次,又住了这段日子,也没听过他会武功。

    关山河笑道:“不必惊讶,我早年学了些武艺,多年不用,比不得你小小年纪,却有着天下人都不及的高深武功,这王家我给王老爷送豆腐来过很多次,也非常熟悉,我为你带路。”

    卓天溪点点头,问道:“这王家庄园有几处门?”

    关山河道:“王家有南北两座跨院,各有大门,东边有一座小门,时常禁闭,那里有小道,一过去就出了这条街,直接通到大街,这西边却是没有门的。”

    卓天溪道:“我看这烟火似乎是在北边那里冒出来的。”

    “哦,这王府纵深过去,一家人住的地方就是靠近北院,外边都是仆人丫鬟住的,这西院是堆放东西的,东院是一片大园子。”

    正如他所说,两人前方,就是一排马棚。

    卓天溪眉头紧皱,道:“嘈杂之声在东边,这火势从主人家住的地方蔓延过来的,走,咱们去那花园,我看此事定有蹊跷。”

    两人从西院几道拱门穿出去,过了一个小池塘园子,烟气已经呛得人咳嗽了。

    关山河道:“这火越来越大了。”

    卓天溪道:“很不对劲!”

    “有什么不对劲?”

    “这火如此大,为什么没人?”

    “对啊,咱们到这都是中院了,一个人也没见到。”

    只见月亮稍微探出头来,轻轻的入水之声,卓天溪道:“什么声音?”

    猛然之间,‘嗖嗖’两声破空,卓天溪猛喝道:“躲开!”黑夜下五六道银色光芒各射向两人,卓天溪衣袖向外一拂,刚猛无铸的内力仿佛铜墙铁壁,将几道飞镖打开去,关山河一个猿猴倒翻身,连躲了两镖,他顺势双脚点在围栏之上,纵身腾空,快如猿猴,双手向外一抓,正好抓住两个人,正是发射暗器的两人。卓天溪见关山河这一收一放,进退自如,来去似风,如此俊俏的身手,差点没忍住叫好起来。

    二人见关山河抓来,力道已透在手臂之上,用力挣脱,关山河轻轻一笑,手腕顺着向下一拿,手指迸在两人的穴道上,那二人觉得周身都失去了力道,手中的刀哐当落地,卓天溪袖风一扫,将刀全卷入池塘之中,他暗道:这是天乾宗的‘化穴十八法’中的招数,看不出来关叔叔竟然是天乾宗的门徒。

    那二人左边的略高,他叫道:“你二人找死不成?”

    另一个道:“识相的快放了我们。”

    关山河道:“二位,若是我被这样抓住了,绝不会出言不逊,威胁别人,你们要知道,现在杀你们,易如反掌,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在王家?”

    较高的那个喝道:“我们……”另一个似乎怕他说漏了,便截住道:“我们是王家的仆人。”

    “仆人?可不像吧。”卓天溪道:“你们二人用暗器伤人,怎么会是王家的仆人。”

    “那我倒是问问你们,你们又是什么人,怎么擅闯王家?”

    “我们二人从未见过你们,以为是歹人,平常有些防范,因见你们两个鬼鬼祟祟,所以先用暗器,好啊,你们这两个贼男女,反而贼喊捉贼。”

    关山河斥道:“少胡说八道了,这王府起火是不是你们做的?”

    “不是,我们并不知道。”

    “不知道。”卓天溪道:“那我问你们,这府里的人,都到哪儿去了。”

    关山河闻着这二人身上味道有些不对,忽然往前走了几步,道:“这……你们这些畜生!”

    卓天溪道:“怎么了?”

    关山河道:“你看这里!”

    今夜月色朦胧,卓天溪刚才还没注意,只见曲廊一侧的岸边,堆积着十几个尸体,几乎都是血肉模糊,从他们的衣服来看,似乎就是这王家的仆人丫鬟。

    两人也明白了,刚才那入水之声,便是这二人将尸体丢入池塘之中,听到他们两人动静,这二人就以暗器偷袭,这等伤天害理之事,将卓天溪弄得心惊肉跳,心中的怒火焚烧起来。

    “好啊,你们!”卓天溪奋力运掌,拍在两人的天灵盖之上,轰的一声,那二人便是魂归西天。关山河惊道:“天溪侄女,你这是干什么?”

    卓天溪道:“这二人杀了那么多人,还抛尸池塘,实在是罪大恶极!关叔叔,你觉得这二人不该死吗?”

    关山河又气又无奈,道:“他们已经被制住了,咱们也不知道什么事情,为什么不问清楚?”

    卓天溪道:“这等丧尽天良之人,多留他们一刻便是玷污这个世界,不如早点杀了干净。”

    “你……似你这等性子……”

    “咱们快走。”

    “唉,好,快去,这件事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

    两人加快身形,不到一会儿,就进了花园,此时这里喧闹得很,卓关二人轻功都是巧妙精悍,几个步子,毫无动静的就上了一颗高树。

    只见园子里空地一大群人,点着火把,灯火通明,这群人将人围在中间,正是那叫王景复的王商贾和他的夫人,两个儿子和少夫人,一个女儿,还有两个小孙儿。那群人一共十五个,手里都有家伙,凶神恶煞,带头的一男一女,正是马元亨和叶盈。

    卓天溪本还要往前去,关山河拉住道:“不要着急。”

    卓天溪道:“还不救人?看来这群人是土匪强盗,我从正面引开他们的高手,你把人救出来,一会儿官衙的人到了,咱们将他们一网打尽。”

    关山河道:“别急,他们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而且这火势将半个王府都毁了,过去这么久,他们还没对王老爷动手,看来有所企图。天溪侄女,我和婉儿生活艰辛,多亏王老爷和夫人接济才过得下去,你说他是我恩人,我怎么不急?人还在他们手上,咱们现在下去,岂不是让他们抓软肋,反而会害了王老爷子一家。”

    只听叶盈笑道:“王老板,我看你还是把东西交出来吧,否则眼睁睁看着这偌大的家产烧成了灰,还要看你这些亲人一个个死去,岂不是痛苦得很?你是个聪明人,也是愚蠢的人,唉,我都替你可惜。”

    王景复垂首顿地道:“没有,我根本不知道你说什么,女侠,大侠们,这府上的东西你们要尽可拿去,只要别伤害我的家人。”

    马元亨冷笑道:“这庄园我都给你烧了,你觉得我们还会要吗?反正也杀了不少人,你都不心疼,好,我现在先杀你两个白嫩嫩的孙子孙女儿,看看你心不心疼。”说罢,便有两人站出,将那王景复两个孙儿拉了出来,那老夫人和两个夫人大叫:“不要!”却被人一把推开,摔在地上。

    王景复的小儿子瑟瑟发抖,闭眼不忍心看,那大儿子见此,狠狠咬牙,当先冲了出来,叫道:“不要杀我孩子,要杀先杀我!”

    “好!”叶盈嘴角出现一丝讥讽,王景复的大儿子没来得及反应,脸色一僵,就倒了过去,夫人们叫声凄惨,泪目纵横,一个失去了儿子,一个失去了丈夫。

    卓关二人大惊,卓天溪问道:“他是怎么死的?”

    “是毒……”关山河道:“是蜘蛛,这个女人是江湖上恶迹昭彰的‘断肠蜘蛛’叶盈,原来是他,难怪了。”

    “那个男的是谁?”两人都练过夜视的功夫,虽然不能像白天那般清楚,但这两丈的距离借着月光还是能看清楚的。

    “马元亨,马侯爷的儿子,是他,果然如此。”关山河道。

    “怎么回事?”

    关山河将这叶盈的事情和马元亨身份以及最近发生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卓天溪愤愤道:“好一对狗男女,今日你也犯在我手里,绝不会饶过你们。”

    马元亨挟持着王景复两个孙儿逼问,王景复苦苦求饶,但对所问之事仍然缄口不言,老夫人又恨又悲道:“老东西,什么东西比咱们的命还重要,你快说吧!”

    “爹,你说吧,那些人会杀了我的。”小儿子跪在地上,嚎叫道。

    王景复神情动容,忽然之间,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这种软弱又全部消失,神态倨傲,道:“我绝不说。”虽然如此,但他心中的痛苦绝不会比任何人少。

    “老东西,你说不说?”马元亨的尖刀刮在他孙儿的脸上,那孩子只是发抖,哭也哭不出来。

    “爹,你说吧。”“老头子,咱们的命重要,钱没了可以,命没了什么都没了,你王家也绝后了。”呼天喊地的哭叫与悲泣,寒冷的刀刃却丝毫没有停止,这伙人神情各异,看得出来,他们也并不愿意这样做。

    不过那个叶盈,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毒蛇心肠,此时竟笑得十分得意,神情中满是冷酷和戏谑,仿佛杀死这几个人只是踩死几只蚂蚁一般。

    卓天溪实在忍不住了,道:“怎么办?”

    关山河深深吸了口气,道:“我去引开他们,你去救人!”他当先冲了出去,大喝:“手下留情。”

    这一呼啸,极有威势,那些人吓了一跳,叶盈叫道:“什么人?拦住他。”

    七八个人排开阵势,将关山河堵住,关山河右手向前一掷,满天的树叶化作带着利刃,向前冲去,那七八人见此,各拿兵器抵挡,不过关山河发招极为迅速,顷刻便有两三人被打中,树叶锋锐的刮开皮肤,伤口上附着一层暗色的溃烂,中者无不凄惨大叫,痛苦非常,脸色转为暗紫,少时毙命。

    “幻炎指。”卓天溪暗自诧异,这暗器手法他也曾见过,这是唐门为数不多的武功法门,以内力化作毒引,毒性猛烈蚀骨,若不立刻把伤口剜去,火毒攻心,无药可医。

    关山河再双脚发力,从腰间抽出一条带刺软鞭,向前突卷,打开两人,又接着一招‘乌龙天云’,鞭影重重,连退五六人,叶盈叫道:“大家一起上,将此人击杀,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剩下的几人操起武器,合攻关山河。

    马元亨看关山河棘手,一眼着到卓天溪身上,卓天溪眼神一藐,哼了一声,使出一招八步赶蝉,瞬间便到了马元亨头顶。

    “河满玉顶!”卓天溪当头一掌,马元亨举剑便砍,心道:“赤手空拳,太小看我了!”

    但他那里想得到,卓天溪年纪轻轻,内力奇高,掌风贯下,势若风雷,马元亨只觉剑尖发抖,再刺不进半分,卓天溪喝道:“恶贼,还不束手就擒!”

    他变掌至左,连斩三掌,分别打在马元亨腰腹和胸口,他吐血倒飞而出,卓天溪变掌为指,一点剑刃,回转过来,握住剑柄反手一剑。眼见马元亨几乎是瞬间落败,那叶盈双手一挥,打出十几道梭子镖,来势极猛,上面沾着剧毒,卓天溪向后跳出两步,挥剑抵挡。

    听得“啊”的一声惨叫,那马元亨脸上被划开两个口子,伤口立刻化紫,脓水直冒,马元亨在地上滚来滚去,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

    “好狠的妇人!”卓天溪使出身法,直取叶盈。

    叶盈道:“你是何人?为什么要破坏我们的计划。”

    “杀人放火,草菅人命,还有个为什么?”

    卓天溪剑上吞吐剑芒,仿佛灼人的烈焰,所到之处,又如刺骨的寒风,无不披靡,叶盈只是吃过两招,就抵挡不住,脚步一纵,飞上房梁。

    卓天溪哼道:“岂能让你逃掉?”点地即飞,叶盈刚立脚,卓天溪一招“清风入林”盖至头顶,叶盈‘嘤’的一声,向右一闪,卓天溪剑往下一搅,平削过去,将叶盈的头发斩去一大撮。

    叶盈两眼一红,叫道:“好,我记住你了,等下次再见,便就是你的死期!”

    卓天溪冷笑道:“你没机会了!”他一脚踢出,正中叶盈的后胯,他身子几个翻滚,落下房去。卓天溪提剑追下,正在叶盈翻下覆瓦之时,叫道:“去死吧”他举手一挥,打出几道东西,卓天溪眼神凌厉,这些东西竟是活生生的毒蜘蛛。

    此时他正在半空之中,剑势不发,不远处猛然一道光闪刺到脸庞,照得他睁不开眼。

    若是被那毒物咬到,可就太不妙了!

    “贼妇人!”卓天溪凌空在上,心里愤恨不已,挥手掷剑,听得锋刃入肉之声,叶盈腹中被剑穿透,已然断气。

    那毒物已经落在身上,卓天溪双掌一沉,运力周身,全身寒气满布,顷刻之间,那些毒蜘蛛便被冻住,卓天溪满身冷汗,暗道:“还好师父见过我‘冰清震’的法门,如今也是派上用场了。”他身子一震,冰冻的蜘蛛便被轰成了齑粉。

    他见叶盈已死,正准备走,忽听得院墙外一声梆子响,极为不寻常,便纵身转到另一边,向外俯看,却没有看到人。

    这一条花园小道直通出府的东边小门,卓天溪听声不见人,道:“难道我听错了不成?”他自知内力深厚,耳聪目明,绝没有听错之理,那边关山河武艺高强,叶盈已死,马元亨伤了,那些人不是关的对手,而且这声音绝不寻常。

    他伏身在草垛子里,过了一会儿,一道身影从花园那边方向奔袭过来,极为矫健,脚步一落一起,仿佛蜻蜓点水,轻若无物,卓天溪仔细看去,此人肩头竟还有一人,正是被打伤的马元亨。

    “不能让他走了!”卓天溪从侧向外一横,正堵住来人的去路,那黑影脚下连换几个变化,卓天溪使出‘莲花十八落’身法,拦在前面。

    那人好似较劲和卖弄,又变一个方位,侧飞在墙壁之上,卓天溪举剑刺去,那人笑道:“雕虫小技!”身子向下一蹲,将马元亨反提在腰间,剑从肋下过,他人已经到了后边。

    卓天溪翻身向前,道:“好俊的轻功,阁下为何要救这等强盗土匪?”

    “你身兼多路功夫,都是极为高明,在下佩服,不过此人乃是我必救之人,你既然杀了那个女人,也算是替天行道,他只是受了蛊惑,希望你能既往不咎。”

    “你是说都是那个毒妇的主意?”

    他笑道:“我想你也知道,叶盈在江湖上的行事作风,如今死了,大快人心。”

    “那刚才……”

    “那个人知道不是对手,已经逃走了,你们经此事还是立刻就走,叶盈手下的党羽或许会找你麻烦,你可知府衙为何还没来人吗?”

    “不知。”

    “你们快走吧,不然会有人找你寻仇的,虽然以你的武功不怕,但那些人最是毒辣阴狠,防不胜防。”

    卓天溪思虑一番,说道:“多谢告知。”

    “不用谢,这女人早就该死!这人是马侯爷家的公子,若是他醒来,叶盈的那些狐朋狗党再找来,也很麻烦的,而且他,关系到这川蜀江湖道中的很多人,此事也不要再提起。”

    ……

    关山河将那十一人全部打伤,过了半个时辰,府衙的人才来,因王景复平日积德行善,不少乡邻都来灭火,才不至于这偌大的王府付之一炬。

    还没等天亮,卓天溪便与关山河父女商议好,出了雅州城,卓天溪回了福建老家,而关山河两父女没个落脚,只好赶赴洛阳投奔亲戚。

    一年之后,卓天溪因江湖上的好友邀请,又到了四川,再见到马元亨,他已经是一脸的疤痕,极为丑陋。

    马元亨对卓天溪又恨又怕,派人盯了他一个月,卓天溪那一段时间,遭到不少暗算和截杀,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叶盈的那些同伙做的。

    事情多了之后,他手上也沾染不少鲜血,只好在朋友帮助下再出四川,直到大彻大悟,到了紫霄观中。

    这二十多年,他也很少出观,等做了观主,也只是让长允替他在江湖上走动,探听消息风声。

    想不到一到旧地,便有麻烦找上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