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分分彩

翻页   夜间
北京qq分分彩 > 积尘 > 第三十六章 风入飞鸥暗流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北京qq分分彩] http://laplink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邓强蓦然想起此事,说道:“不对,那个老头虽和你差不多年纪,但绝不是你。”

    丁村长道:“这行走江湖,乔装改扮的事情是常有的,若是不是我,怎会晓得有那么一件事?”

    邓强道:“既然这样,你能从断魂崖上下来,还对你设宴招待,怎显得我们金桥帮是什么龙潭虎穴?”

    丁村长道:“丁家村偏居一隅,但却是你们金桥帮极为看重的地方,无非是同样西北口的那条密道。”

    赵进似乎不晓得此事,问道:“什么密道?”

    成道长道:“不错,我们三人正是从那边来的,密道之处还有一个把守的鹿溪关。”

    赵进道:“鹿溪关是什么?本帮二十四舵中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邓强脸色一沉,厉声喝道:“你们到底想要怎样?”

    丁村长看了看成道长三人,成道长微微点头,李枫走近两步:“说出沿路的布防,有多少舵口,各舵口有多少人,以及一路的暗卡伏桩,还有断魂崖上的机关要口。”

    “哼,看来你们又想闯断魂崖了?”邓强满脸愠色,道:“若是不说,那又怎样?”

    高先建道:“反正事情已经做出,如果不说,你们活下去和死了都一个样。”

    那赵进又要出言放肆,五郎手掌在他后脑一拍,道:“还真是喜欢乱说话!爷爷今天偏不让你说。”

    邓强道:“这一路上的确很多埋伏和探查,如果不是本帮兄弟,绝对进不去,不过我一时也说不清楚也说不上来。”

    成道长道:“先从飞鸥塘说起。”

    邓强道:“飞鸥塘,是东南舵口之一,镇守在那里的是舵主青竹信简九公,此人擅用一根竹条,变化多端,如同竹叶青一般,致命凶险。还有两位副舵主云鹞子万声籁和木头巨人午天,这二人,一人轻功武艺俱佳,一人力大无穷,却又粗中有细足智多谋。他们的武艺,都不在我之下,凭着这三人,你们就算知道布防,也过不去飞鸥塘。”

    成道长和李枫都在思量,这邓强说的倒是和丁村长说的一般无二,不过不同的是,成道长所虑是如何过去飞鸥塘,而李枫则更多想如何打败那三位舵主。

    成道长捻须微微向丁村长颔首,丁村长‘嗯’了一声,高先建一把将赵进提起来,道:“我把他关在另一个地方,若是邓老师你配合,我便不会伤他性命。如果你要是从中捣鬼,那也别怪姓高的这兄弟心狠手辣了。”

    “呵。”邓强一声冷叹:“你只不要害他,我便不会害你们,不管帮中兄弟如何看我,我不会丢下赵进不管,当然,我也不会任凭你们威胁我。”

    成道长自然懂得,道:“邓老师放心,我们不会以此而任意妄为,你是个响当当的汉子,让你行背叛之事,是宁死不为的,我们只要你带路就罢了,若遇刀兵,只请你两不相帮,否则以你的手段,我们恐又多个难缠的对手。”

    他还是心中阴自叹气,话是这么说,给外人带路,那和背叛金桥帮又有什么两样?

    这飞鸥塘是建在一个乱石岗边的舵口,和鹿溪关不同,这里水面宽阔,只以船队横在两岸,前后各有设计的木闸,只有得到允许,才会启动机关,开闸放行,若是一旦有什么变故,敌人入侵,两侧大小船各成阵型,后侧的暗卡也会启动起来,前后合围,到时候就算是大罗神仙,也难逃出生天。

    江水两侧的岸上,一方是不可测的悬崖,另一侧的舵口所在由三位武功高强的舵主把守,又设下不少探子机关,几乎也是寸步难行。

    这日早晨,江水之上氤氲起不寻常的雾气,一个男人立在栈桥头,表情木讷,不过他的眸子始终盯着雾气深处,那里根本看不见什么,午天就这样看着,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身后忽然有人叹气,但没有听到脚步声,午天道:“万兄,怎有如此闲情逸致?”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万声籁问。

    午天道:“这一大早的雾迟迟不散,我发现不了什么,却有些寒意上心,山雨欲来的感觉。”

    万声籁道:“你还真是个多虑之人。”

    午天问道“昨日派出到丁家村给邓老师送信的人回来没有?”

    “那张脚儿从来是个伶俐人,说也奇怪,他怎么还未回来?平常来说,只要一到飞鸥塘,他便第一时间去跟你汇报,难道你没见到他?”

    “昨晚巡江归来,没见过他的影子。”

    万声籁点头:“可能因为天色晚耽误了,对了,帮中传来信报,三日前发现成老道一行人闯出阵法,过不半日,又有消息传来,他们竟然是从鹿溪关闯过来的,此事……”

    “这我明白。”午天道:“拦虎沟的密道只有帮帮主和香主及各南部舵口的舵主才知晓,他们为什么能知道?”

    “昨日你外出巡江,我与简舵主谈过此事,两件事合作一处,先派出了张脚儿去给邓堂主和赵进送信,后面我们觉得不妥,又派出两人乘小船跟上,接应张脚儿。”

    “此事须得如此,帮中最近来了不少江湖上的人物,咱们各舵口虽无法共襄盛会,但把守好各个舵口才是大事,一是进可大展金桥帮的势力不容小觑,二则退以防发生不测之事。然而鹿溪关一事关乎帮中密道,是由经帮主手王香主发到各个舵口,上面签了朱红叉印,十分重视,这帮江湖人物都不好惹,但帮主有自己的打算,如果这次能成功,咱们金桥帮便能立足于川湘滇,分庭抗衡江湖上所谓的大宗派了。”

    这二人都是金桥帮的老人了,算是严文通的心腹人物。

    万声籁说道:“据我所知,午兄弟入帮已有十三年,比我还早一年,虽然以前不是太过相熟,这么多年,如今又调到同一个分舵,却也始终不知道你的出身来历,不过万某也有些见闻,午兄是否与雁南浮沙门有些关系?”

    午天身子忽然一抖,道:“万兄果然见识不凡。”

    万声籁笑道:“我见过有人使过浮沙门“拳掌化力术”,可说是独步天下,又见过午兄用过,想来这浮沙门早已消亡十四年,这门绝技早已失传,又听闻你入帮十三年,时候又对得上,故此一问。”

    午天冷冷一笑:“不知万兄可否跟我说说你与燕子门的恩怨?”

    万声籁手握着渡口上的栏杆,道:“往事几多磨难,咱们经历这么多事,也没做出个大成就来,如今在金桥帮跟着帮主,说不定便能做出一番功绩,名扬一时。”

    原来这万声籁天生根骨不强,学习拳脚功夫和兵器技击之术难有成就,但他天生身轻如燕,早年便拜在淮北轻功名师“千步仙人”门下,后来那位老师遭遇不测,下落不明,十六岁的万声籁便被他爹送到了燕子门,因为年纪大了些,燕子门是无论如何不肯收的,他父亲便奔走关系,打点各处,求情恳切,才让万声籁入燕子门当了个记名弟子,三年后,他天赋异禀,被燕子门长老看中,收为了正式弟子,好生调教。

    不过这万声籁看起来是个沉默寡言之人,骨子里却十分好强,在他拜入燕子门的第八年,以轻功击败了燕子门中的江湖成名的少年弟子,燕子门以轻功闻名,那名弟子自然不是俗手,万声籁与他交缠一百回合,最后使出了“千元归一”的轻功身法,饶出那名少年英豪几招,震动了整个燕子门。这件事一出,有人惊有人怒,那个被他击败的少年弟子反应很是谦虚,说了句甘拜下风便也了了,但是燕子门的长老却看出了很大的端倪。万声籁既然是燕子门的弟子,入门不算久,如何学得到那等高妙精深的功夫。

    尤其是那输于他的少年英杰的师父,更是气愤不已,当众就说万声籁所用武功不妥。因为在燕子门,带艺投师是绝对不能的,若是发现,将会被废去全身武功。万声籁这多年来也没暴露过,面对长老们的质问,他只好说出了实情。

    本来是要惩罚他的,后来万声籁师父求情,燕子门掌门李入湖又爱惜人才,但由于门规不可违,便经过长老会,将万声籁逐出燕子门,清出弟子名列。他在江湖闯荡,号称‘云鹞子’,由于一身轻功多有燕子门的独到之处,所以都知道他是燕子门的人,不过他与燕子门从无瓜葛,又入了金桥帮,这帮中人基本都会以为他与燕子门有仇怨。殊不知,万声籁对于燕子门,从来都是怀着敬意,若是有朝一日能够重返燕子门,他希望将自己独到的轻功见解传授给师门子弟,以报当年宽恕之恩。

    只是如今,金桥帮算是绿林贼匪人物,他有此经历,若是再回燕子门,岂不是为燕子门平白添污,每想起此事,倍感遗憾。

    第二日夜里,万声籁自小身子骨不甚强健,又有旧疾,今日忽觉得身体发寒,便未曾睡下,饮了一些劣酒,驱一驱冷气。江上忽然一个波涛,惊醒了内舱的简九公,他双目一睁,虚呼了一口气,添了一件衣服,叫来服侍的人,道:“去吩咐煮一碗姜汤过来。”服侍他的小少年也刚睡下就被叫醒,睡眼惺忪,但也不敢丝毫违背,他出舱转过左道。正看到月光投射下来,风吹来,身子一阵暖和,让他清醒不少,那月光照耀的山巅之上,忽然撩过了一道影子,这少年并未惊慌,又是‘刷’的一下,又过去一道影子。

    这少年自小就跟着简九公,颇为机警,那道山岭往下穿过林子,沿着山道,就到了舵口下,他拍打一下脸,知道这绝不是自己的幻觉。

    此时他不敢喊,只得匆匆跑回去,这一跑,脚步咙咚的惊醒了不少人,万声籁道:“谁这大半夜跑什么跑?”

    “万老师,有人,有人……”少年叫了两句,就往简九公那里去。万声籁听这话就觉得不对,江上一声巨响,将他骇得差点跳了起来,他打开窗子,天上月光明亮,但江面上却不平静,时不时一个浪头打在远处的石滩之上,激起浪花。月光微闭,隐入云上,万声籁又听到有人急敲门声音,午天说话:“万老师,快跟我出去看看,似乎有人闯了进来。”

    万声籁急忙穿起鞋袜,跟着午天出门。两人出了船舱,吩咐舵手唤醒船舱的人,警戒、护卫,探哨,两人带着二十个好手下船,万声籁也没问,午天领着往东南岸上去。

    到了山林下面,午天吩咐道:“两人一组,沿着树林封锁起来,一旦有异常,就叫喊,大家互相接应。”

    “是。”那些手下两人一组,各自向四周散开,万声籁问道:“午兄,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只听到简舵主的小童在那里叫喊有人,向窗外望,后面又听得你呼喊,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他回来了。”午天道:“张脚儿跟我说,他还没到丁家村,就发现了异常。”

    “怎么回事?”

    “张脚儿乘着小舟离开飞鸥塘,穿过贤竹林,到了拦虎沟下的小池塘边。你吩咐他这次去千万小心,否则有可能被发现,所以就沿着池塘的南山道向里面去,在那些村民住的地方过了一遭,没有任何异状,不过也没有见到邓老师和赵进。于是他就从小路绕过去往谷口方向去,那里正是丁家村长住的地方,也是向着密道去的方向。他还没出山道,就听到有人在说话,于是攀上土坡,远远望去,正好看到了有几个人,正拿着咱们后面派出的兄弟盘问。”

    “他怎么会被抓住?”

    “张脚儿说:‘想是我从村后走,那兄弟怕追不上,就直接到了村头,却没先到有埋伏。’那几个人,却正是一个道人,还有两个其他不认得的,以及丁家村的丁蛋子和高先建,还有,他看到了邓强邓老师,邓老师就站在后面,神情冷漠。”

    “邓堂主如何?”

    “当时张脚儿就想:‘邓老师怎么会和他们在一起?’不过让我们来想也想不明白,他就听到一个老者问:‘你们来汇报什么消息?’咱们那个兄弟也好,他死活不说话,于是,几个人就威胁了一番,但没有用,一来,这个兄弟不知道什么,他是才来没多久,就在咱们飞鸥塘也没去过总舵,二来他效忠咱们金桥帮,就是半句话,也缄口不言。那个道士倒是好心计,好言相劝,只紧着咱们飞鸥塘的人手布局问,不过那兄弟咬着牙不说。这伙人倒是也不算穷恶之徒,也没施加酷刑。然后邓老师就问:‘你是飞鸥塘何人?’他答:‘万舵主手下冯天雨,你,你可是邓堂主?’‘不错。’邓堂主说:‘有什么知道的你说出来,免得受苦头。’冯天雨一听这话,气得脸色发红,痛斥邓堂主通敌背叛,骂他苟且偷生。邓堂主面露难色,说:‘飞鸥塘我也去过几遭,也算了解。’那个老者问:‘若是我们要过飞鸥塘,又当如何?’‘除非乘舟,否则没有办法。’道士问:‘那又怎么过飞鸥塘?’邓堂主迟疑很久,说道:‘我不知道。’后来张脚儿又听到他们在问,又看到赵进被绑在屋里推了出来,据他所说,邓堂主应该是受到了威胁,冯天雨也被抓了,邓堂主只能与他们配合。”

    万声籁说道:“看来今晚闯进来的人就是他们,这个道士人称闲散、人心道长,身怀绝技,虽然不曾在江湖上表露,但这川蜀一带,却有些名气,江湖道上的人员也广,不可小觑。”

    午天点头:“我听闻那个赵进乃是刑罚堂副堂主赵终南的儿子,两人交情慎笃,想必张脚儿看见被抓的就是他,邓堂主为了保他性命,做了权宜。”

    万声籁惊道:“午兄,你这是……难道不怕邓堂主说出咱们飞鸥塘的布局人手?成老道那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据说还有个用剑的老人,剑法更是非凡。”

    “我亦知晓,此人在鹿溪关一人独挡几十人,此次邓老师失手,恐怕就是败在此人手上,否则以邓老师独步天下的功夫,又有多少人能轻易胜他?”

    正在两人说话之时,不远处的水荡打起一个水花,午天惊疑,万声籁轻声道:“午兄不要轻举妄动。”两人一左一右往树上展开身形,隐蔽过去。

    这林中有两个人,两道身影都非常轻捷,正是成道长和李枫。他们二人各以小巧轻功在林中穿行,李枫道:“这左右刚才都有人布防过去,不过也不像早有准备,看来邓强没有骗我们。”

    “刚才我见东南和西北角各有两人,想必是两人一起,不过在这片林子有多少人就不知晓了。倘若咱们出了林子,恐怕就不好办了。”

    “未必。”成道长道:“他们虽然见到有人影,但只是搜索,这荒山野岭,有些山兽的,也不足为怪。咱们就在这林中藏住身形,等他们久久不见动静,自然会消除疑虑,难道还能搜寻一整夜?你看这月光忽明忽暗,似乎明日有一场雨,就算是再往舵口设暗卡,江上寒风经水,暖意徐徐,让人困乏,谁也无法汇聚精神,咱们小心行事,也能出其不意,一探究竟。”

    “好。”李枫眼睛一亮,道:“咱们今日先来探一探这飞鸥塘有什么难闯的,免得日后来的时候再生什么疑窦烦困,我也正好看看到底是什么龙潭虎穴,那三位舵主又是怎样的三头六臂的哪吒?”

    成道长道:“李兄不可小视他们,这些小喽??詹帕饺诵薪??际浅赊峤侵?疲?骱粽沼Γ?舨皇俏湟崭咔恐?玻??严?魉?堑檬帧!

    “我明白,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李枫仔细看向下面,下面两个少年,左边一个说道:“咱们这是在找什么呀?”另一个道:“管那么多干什么?肯定有人闯入咱们飞鸥塘,你没见是万舵主和午舵主同咱们一起来的,再说这几日总舵的口风很紧,各分舵都在警戒,我们就依照各舵主行事,何必一问,将有将命,兵有兵行。”

    成道长暗道:“这小子倒是看得透彻。”

    只听前一个问道:“田韫,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你娘不是不让你加入金桥帮,为何你现在又来了?”

    那叫田韫的少年说道:“我自幼跟我娘亲学武,你可知他为什么不让我入金桥帮?”

    “我不知。”

    “咱们是推心置腹的朋友,我跟你说,这金桥帮来说就是个土匪窝,我娘说我爹以前是朝廷命官,一生清白,只是后面遭人陷害,我和娘也流离失所,辗转到了此地,隐姓埋名。对了,我真名也不叫田韫,而是叫田衍,这是为了避免被仇家找到,斩尽杀绝。”

    那少年惊道:“还有这事情?”

    “家里没有经济来源,我娘只能做些活计养我,他每日节省口粮,只为了让我长大起来,时常就听他跟我说我爹以前的事情,每说到后面,他就一个人哭,不过最近几年,他又不说了。”

    “为什么?”

    “他怕我去给我爹报仇。家里供奉爹的牌位,我爹的牌位下面还有一个牌位,是我们家的仇人,上面没有刻字,也不许动,我问了很多次,娘始终不肯告诉我,只跟我说,等到我真正成人,他才肯说。家里实在穷,我只能在外面跟着去做些杂活,但都看我小不要我,娘亲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好,时常咳嗽,做活也做不起,家中生计断了。本来严帮主同意我和娘亲一起入金桥帮,但娘亲抵死不从,他也不许我入,这你是看在眼里的。他说我本家世代都是正直忠义之辈,绝不许与金桥帮这等土匪强盗勾结,否则就会玷污了祖上清明。”

    那少年表示不解,田衍说道:“严帮主给了家中很多资助,我无以为报,只能瞒着娘亲,说去隔壁镇做两个月工,赚些养家钱,又让邻居郭大叔给我圆了谎,到了这里,也算还一些恩情。”

    “原来如此。”那少年道:“这么说你不算金桥帮的人了?”

    田衍点头:“自然不是。”

    两人正说着,头顶忽然盖过一阵风,田衍叫道:“有人,典金,打他们一头子!”两人一人手里拿着一把刀,斜靠而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