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分分彩

翻页   夜间
北京qq分分彩 > 积尘 > 第四十章 江湖聚茶楼起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北京qq分分彩] http://laplink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说叶行麦领着孙太忠往早晨见到过金桥帮人下落的地方去,这地方叫做落碗街,街道两边高中间低,两旁又各有j座间疏的高楼,像是一个碗口,也叫做碗口街。

    两人在街上走了一遭,却什么都没发现,孙太忠因道:“他们不在了,也许是早上事情办完了就走了。”

    叶行麦道:“若如此,我便不会带孙大侠来了。”

    “怎么说?”

    “我看那两人身着常f,追打的时候对这地方巷道极为熟悉,绝不是偶然来这里,应该是常年混迹于此的,他们走的时候就往那隔壁巷子钻去了。”

    “那条?”孙太忠往右一摆身看去,叶行麦所说的巷子大概有两架马车宽,两人这边是个当铺,另一侧是个院落,直往巷子里面铺开。

    “这后面是个什么地方?”

    孙太忠抬腿走,说道:咱们去问问当铺的伙计。”

    此时当铺伙计正坐着一手端茶杯喝茶,一手打着算盘,见两人进来,连忙起身放下茶杯,脸上堆笑,道:“两位客官看着面生,恐怕不是本地人吧,是要当什么东西吗?本店童叟无欺,不信您去打听,只要是值钱的东西,都能当得出钱来。我们老板也是见过世面的,掂量得出价格。如果实在贵重,我们也有专门的地方保管,只要您来赎,绝不会有什么闪失,客官,你看……”

    “好咯好咯,别扯没得用的。”孙太忠道:“掌柜的,我们只想问点事情,不当东西。”

    “不当啊。”那伙计语气立马就凉了一截,道:“那你们要问什么?”

    孙太忠笑道:“掌柜的你也别泄气,这生意该来总是要来的,若有需要,与朋友,他们也是这里的人,给你送上点生意。这兄弟不是这儿的人,可我才回来不久,所以你不认得我也正常。”

    “好啦,你问吧,做生意哪能强求?”伙计说道:“我看你们二人倒是像跑江湖的汉子,莫非咱们汉源有什么事发生?”

    “没有,没有。”孙太忠道:“小弟只是想问,您家隔壁巷子对面的院落,是谁家的啊?”

    “哦,这个啊,那是刘老镖头家的院子,他家挺大,前面开了茶楼,后面就是住的地方。”

    “刘老镖头?”叶行麦道:“这刘老镖头是什么来历?”

    “你们是真不知道啊?刘老镖头刘涉可是咱们汉源城德高望重的人物,他早年时候拜过不少江湖上的武功高手为师,学了一身好武艺,后来在川中第一镖局步家武止镖局当镖师,听说还坐上了总镖头的位置。只是可惜,十j年前武止镖局没落了,刘老镖头就告老还乡,七年前又在咱们这儿和一些g过镖师成立了敬和镖行,大家都推他做总镖头,做了两年,他觉得年纪大了,就退了下来。不过刘老镖头本领高超,他又和气不过,不慕名利,提携后辈,扶危济困,所以咱们这儿,只要提到了刘老镖头,没人不敬佩的,就是知县大人,都对他礼敬有加的。”

    叶行麦道:“这敬和镖行我倒是听过,听说他们保镖路线极为隐秘,那些绿林道上的人从来都没发现过。”

    “嘿嘿,说的不错,敬和镖局这多少年来,从没失过手,就是有些官镖,都是他们保的呢!”

    “那掌柜的,这巷子通到哪里呢?”

    “那是个死角落,后面就是我们店的后院还有,也就巴掌大块地方,再往里走就住了一个秀才,还有李老汉一家子人。另一边就是刘老镖头家的两块侧院了,至于巷子另一面,是城里大户家的园子,里面有恶犬,逮人就咬,不会有人敢去。”

    “哦,你说的秀才和李老汉是什么人?”

    “秀才就是个酸秀才,靠着祖上的家业一直要考科举呢,至于李老汉都是这城中多少年老街坊了,一个老篾匠,老实巴j的,手艺的确很好,城里都叫他‘李巧手’,听我父亲说,都叫了三十多年了。”

    两人问了一会儿,道谢出门,叶行麦道:“孙大侠怎么看?”

    孙太忠沉声道:“叶兄弟,不用大侠大侠称呼在下,直呼孙太忠即可,你若不嫌弃,我年纪大你些,咱俩以兄弟相称如何?还有咱们猜测这么多还不如进去问一问,既然他说园子另一面去不得,就不想了。”

    “好,孙大哥,不过小弟认为那二人最有可能是往那个所谓的刘老镖头的院落里去了。”

    “为何?”

    “我想金桥帮能有所j集的,必定是那个刘老镖头这样的人物,说不定此人与金桥帮有些关系,要找线索,正可以从他开始。”

    “不错,但是偷偷进别人院落,怕会被误认为贼,听说前面是个茶楼,咱们先去看看,说不定能有所收获。”这孙太忠外公家的武止镖局曾经的总镖头,他听过,从没见过面,如今有机会,他却想见一见。

    两人先去巷子里面走了一遭,秀才家里打扫得gg净净,开门就一脸不耐烦,两人说找错人了,他便斥责两人打扰他,不过二人都没多说话,匆匆告别了。至于那李巧手,家里都是竹篾子,只有老婆子带着个孙儿,这一家人过得平平淡淡,还请两人喝了杯茶。

    这刘家院落的院墙都是用白se刷漆,青se瓦块覆在墙头,上面嵌了碎石子,又磨了一层砂,看起来却也平整。从巷子出来有一道侧门,十分窄小,门上有些斑驳,看来经常不用的。

    来到茶楼时候,已经快到申时,点了一壶茶,上了二楼,就看到大厅中间一个台子站了两个少年,一个擂鼓敲钟,神情冷淡,一个摆茶挥扇,谈笑自若,听众都望着他们,似乎在说十分有趣的事情。

    正说的少年见小幺引着两人上楼来,用眼睛示意见过一番,继续说道:“了,这断魂崖足足有不止有九九八十一种陷阱机关,只要人上去,不通机关阵法,那就是一步一个坑,就算你武功再高,哪里能防到这么多?”

    “那你倒是说说,这断魂崖在何处?”一汉子大声说道:“听说天机楼和三叩教有不少人去了那断魂崖,据你说得那么凶险,岂不是都回不来了?”

    “嗬,难不成金桥帮有这么大胆子,敢得罪三叩教和天机楼,依我看,准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那可不一定的,这金桥帮在哪里都没人知道,我只是听人说他们有二十六舵口,帮中人才济济,滇川一带犯了死罪的人,大盗巨偷,还有得罪人避难,不少都窝藏在了金桥帮,他们如今的势力大的很,整个雅州甚至到天府一带,很多贸易往来都有他们的影子,甚至他们还做砂子生意……”

    那少年道:“客官,这话儿从哪里来的?”

    “哦?你难道不知么,哈哈,你继续说说,我不懂许多。”

    少年笑了笑,说:“其实刚才的先生说的七分或许是对的,不过在下不敢妄言,今日只说说断魂崖。”

    孙太忠听得神经一绷,问道:“你知道在哪里?”

    少年道:“不知道,去断魂崖的水路被重重包围,除了他们自己人,没人能到。那地方就算你知道,也未必去得,光是分舵,都有很多能人把守。”

    “要说他们的分舵,我也晓得一两个,听他们说,要去总舵,水路可复杂的去了,便是找到地方,断魂崖中还有三关两寨,上了断魂崖,又有无数机关,听说这伙人中有精通机关阵法的人,布下了天衣无缝的暗哨卡子,再者水路难行,他们的船只多,甚至能组成水军,寻常人要进断魂崖,恐怕分舵都难过。”

    “你怎么知晓?”

    “我是听人说的,要入断魂崖,除非他们自己人迎请,不然谁都没办法。”

    “既然如此,你这不是废话吗?”

    他笑道:“不是废话,因为我二人晓得这断魂崖有件盛事,可惜那金桥帮的人只把门关着,谁都进不去啊。”

    “哦?难道你们想去看看,我也听过这事。”答话是一个中年人,大约三四十岁,身着亮se青纹袍,足踏暗红马头靴,披散头发,双目精光神采,留着掩嘴的胡须,端正坐着,背上一条物事被h布包裹,看起来大约四五尺长,手里把玩着茶杯,神态颇有些玩世不恭,不似寻常人物。孙太忠和叶行麦二人也算是走南闯北的,却也不认得此人。

    少年答话道:“只断魂崖一地,就想去瞧瞧,更何况有件大事发生,我们怎能不去凑热闹?”

    “你两个是什么人?”忽然有人问道。

    那中年汉子神se端正,吐出j个字来:“龙枪虎b,岭南双杰。”

    “哦?是他们!”顿时有人想起来了。三四年前,在岭南一带,有一对少年,一个号称‘龙枪’,一个号称‘虎b’,起先两人是不认得的,后来因为一些羁绊,不打不相识,竟十分投机,于是结伴同行,闯荡江湖,号称“岭南双杰”,做下不少快意恩仇的事情,渐渐成了这江湖中的风云人物,为人传颂,也是许多年轻后辈们争相效仿的对象。不过像‘岭南双杰’少年英豪只这二人,一杆龙枪来去如风,迅捷多端,一根虎b大开大合,威风八面,传闻这二人联手能够心意相通,竟可发挥出不止两人的威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