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分分彩

翻页   夜间
北京qq分分彩 > 都市最强邪医 > 第24章 把画还给我!

    后天一秒记着本站地址:[北京qq分分彩] http://laplink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着,精彩小说无弹窗收费浏览!

    第24章把画还给我!

    高钱在古玩市场卖了这么久的赝品,从没想到,自己的摊位里,还能遇到一回真货。

    而且,照样齐白石这样的大师级作品。

    抽了自己几巴掌后,老高沿着叶天走掉落落的偏向,追逐之前。

    “小子,给我站住!”

    走了没多远,他看到了叶天的身影。

    叶天一直在不紧不慢的走着,着实不太远。

    听到喊声,他转头一看,才发现适才的老板追下去了。

    “小子,你特么敢阴我!”

    “你早就知道你手里的画是真的,快把画还给我!”

    高钱脱掉落落身上皱皱巴巴的中山装,展示外面的肌肉,瞬间从一个农夷易近面目,转眼酿成一个面露阴险的大汉。

    他追念起之前叶天的眼神,越想越以为,叶天一定是早就知道那画是真的以是才买的。

    “还给你?这画你曾经卖给我了!”

    叶天提醒道。

    “谁希奇你这点钱!”

    高钱从口袋里,将叶天适才给他的两百五十块,而且多抽了五十块,一把朝叶天扔去。

    只是,等了半天,发现叶天并没有去拣。

    立时,高钱的眉头皱了起来。

    之前不知道这画的价值也就算了,现在知道这画值50万,250块把50万的器械亲手送出去,他就是睡觉也睡不着。

    见叶天不给,他立时动了恶意。

    看叶天的面目,应当只是个大师长教员。

    关于大师长教员,她可是很有一套的,吓唬吓唬,浅易大师长教员没见过世面,也就怂了,着实不行就直接来硬的,不怕他不给。

    “哼!”

    高钱冷哼一声,眼光如刀,盯着叶天的眼睛说:“小子,你可知道,你明知道这画是真的,却用250块从我这里骗之前,这是属于背法犯罪的行动,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员把你抓出来教育教育?”

    浅易没出国社会的大师长教员,听到警员这样的字眼,心里一定有些发虚。

    高钱说完,讥笑着盯着叶天。

    谁知,他没有从叶天的脸上,看到惊慌的神情。

    反而,看到的异常是一张讥笑的脸。

    望着叶天的讥笑,二心里立时一寒。

    “报警?”

    叶天笑道:“呵呵,要不要我帮你报啊?你用把假的骨董文物算作真的来卖,而且还找托,首先涉嫌文物造假,其次尚有诱骗的行动,查询会见清晰了,生怕要关你个十年八年的。”

    嗯?

    高钱心中猛地一怔,没想到叶天一点都不受骗,还反已往吓唬他。

    软的不行,那只需来硬的了!

    恶从胆边生!

    高钱猛地踏前两步,走到叶天的眼前,嘎吱嘎吱的捏响拳头。

    在做假古玩生意之前,高钱曾经也是道上混的,经常打架斗殴,古玩市场这地界水很深,没点配景,没点手段,他还真不敢在这里混。

    叶天斜眼一瞧,重视到他攥紧的拳头。

    “怎样,要打人?”

    叶天的眼神当中,带着一丝冷意。

    虽然弗成能将画还回去,然则假定此人不做去世,他也就只当是此人不甘末路怒。

    此人要作去世,那可就谁都拦不住了。

    “呵呵,小子,别怪我,要怪去就怪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这画原来就是我的,我只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器械!”

    说着,高进捏起的拳头,就朝叶天身上砸去。

    啪!

    他的拳头,还没有碰触到叶天,就被叶天的一只手给去世去世捏住,直接阻挡在半空中。

    一股强盛的实力,牢牢锁住他的拳头,使得他的拳头完全不克不及前进哪怕半分。

    高进以为自己的拳头,似乎被一把大锁给锁起来浅易,叶天的手,就像是铁手一样,捏的他拳头两侧生疼!

    “嘶!”

    高钱心中一惊,看向叶天。

    叶天的的神情很轻松,一只手还抓着画,捏住他的那只手,倒是纹丝不动。

    这小子,有点邪门!

    高钱事实知道自己太厌弃叶天了,使力没有挣脱开叶天的控制后,他此外一只手便提起来朝叶天身上砸去。

    高钱的身段壮硕魁伟,拳头似乎沙包般大,这一拳岂论是实力照样气概,都异常足。

    路边,有许多人看到这一幕。

    他们难免为肥大的叶天担忧起来。

    “哟,谁人师长教员惨了啊!”

    “躲开!”

    “报警吧,要出生命了!”

    高钱的拳头,是向着叶天的脸砸去的,他见自己的手被叶天轻松捏住,既以为惊讶,又让他很没有体面。

    是以,他盘算直接给叶天来点狠的。

    可是!

    他怎样也不会想到,就在他的拳头快要砸中叶天脸部的刹那!

    突然间,他的眼前,一个黑影一晃。

    还没等他来得及去分辨那是甚么,接着,他以为自己被控制的那只手突然一松,同时,脸上传来一股火辣辣的凄凉伤心感。

    紧接着,就是嘴巴里尝到了一丝甜腥味。

    在那一刻。

    叶天松开了的手,后发先至,给了他一记掌掴!

    狠狠的一记掌掴!

    高钱要冒金星,半天找不着北。

    说出来不会有人信托,一个他眼中的大师长教员,一掌之力,居然有着云云恐怖的实力,直接把他的头都打晕了,鼻子嘴角都流下了血迹。

    至于叶天。

    他依然是负手而立,一只手拿着画,将打人的那只手收了回来,行动不慌不忙,似乎适才只是在赶走一只蚊子。

    “哇!”

    “好家伙,练家子!”

    “凶悍啊,我打儿子就是这么打的。”

    路人纷纷震惊了,看着叶天,让他们有种看着片子里走出来的功夫明星的错觉。

    “你……你特么拿了我的画,居然还敢打我!”

    高钱捂着曾经肿成喷喷鼻肠嘴的嘴巴,用哆哆嗦嗦的手指着叶天,五官曲解:“麻木,臭小子,你去世定了!这古玩市场,是龙哥的土地,你拿了我的画还打人,龙哥绝不会放过你!”

    高钱边退,边末路怒的咆哮着。

    龙哥不是甚么仗义之辈,说悦耳点叫掩护着这一片的治安,说悦耳点就是收掩护费的。

    叶天手里的画价值不菲,高钱信托,龙哥一定会替自己出头!

    龙哥可是学过散打的,届时,能将这小子打出翔来!

    高钱狼吞虎咽,朝着龙哥所在的偏向,飞驰而去。

    “龙哥?”

    叶天将手里的画在手中把玩,眼底展示一抹狂邪之气:“我倒要看看,在我眼前,你是条龙,照样条虫!”
章节弱点,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掩护职员会在两分钟内校订章节内容,请耐心期待。